灑水澆花

lacNo3-2018-06-1_Page_03
        晚飯後,我在一旁收拾善後,把碗盤拿到水槽;先生幫忙洗碗。
先生洗碗大工告成時,我正屈身、低頭將垃圾丟入水槽下的垃圾桶,突然感覺水花遍灑在頭上、臉上、身上。
        「唉呀!旁邊有毛巾,拿毛巾把手上的水擦乾嘛,水都甩到我身上了。」我說話時語氣中透露出不悅的情緒。
        「我想先甩掉手上大部分的水,再用布擦乾。妳『總是』在唸。也要學著接納啊!」先生口氣中也冒出不滿的煙。
        「總是!」我心裡暗暗唸著。每逢聽見老公向我吐出「總是」這個關鍵字時,內心就會像水灑到熱油鍋上劈哩啪啦作響。
        「我聽到你說『總是』,心裡感到很不舒服。」我按耐住性子,隱忍了一陣,用很平和的口氣抗議他遣詞用字不當。
        「你就知道夫妻要過一輩子有多難。我每次一洗手,你就在旁邊唸。」他仍然很不耐煩地抱怨。
        「有嗎?」我不可置信的回覆。
        「你經常說,自己都沒感覺。」他也不甘示弱。
        夜晚入睡時,我獨自跟天父打抱不平:「主啊!祢是如何看待這事?」
        靜夜中,腦海快速閃現一些思緒,彷彿流星穿梭夜空:
        「這是小事吧!」夫妻和睦營課堂上過。
        「他不該對我說『總是』」我感覺有被誤解的委屈。
        「但我嘮叨他,我挑剔小節,卻沒肯定他殷勤洗碗所展現的愛的行動。」
        「愛『總是』忍耐……」聖靈老師提示著:「嘮叨的婦人能讓牽手感受到愛嗎?」
        隔天早晨,我主動對先生說:「抱歉,請你原諒我『總是』唸你。」
        「以後被水灑到時,我就要想像自己是一朵漂亮的花,你正在澆花,如《小屋》作者 Paul Young說過要經常幽自己一默。」我嘗試運用想像力,替未來創造新的情境。
        「Sorry!」先生上班前給我一個愛的擁抱。
        夫妻如何能化解生活中大大小小的衝突呢?唯有先邀請天上的愛來撫平裂痕,才能在彼此所犯的摩擦上,找到一片亮麗的天空。

禱告:主啊!祢用犧牲捨己的愛愛我們。唯有我和先生都連結在祢永遠的愛中,才能學習不計算彼此的過錯,唯有祢完全的愛能遮蓋我們一切過犯。奉主名禱告,阿們!

註:「愛與衝突和睦事工」看重個人在神面的默想、生命的反省與應用。《活力餐》專欄,即是領受神的話語而有生命活力的靈修札記。

Blog Attachmen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