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度眼光,美好傳承

尊重說明,贏得瞭解

1980年,我從繁華的臺北都會來到純樸的美國賓州農村,成為使者協會的全職同工,參與兩大旗艦服事:文字及校園事工,文字事工又包括《使者雜誌》及使者書房。

雜誌在1970年代原由一群當年查經班的資深同工編輯,內容起初是報導北美華人查經班的動態,後來也探討彼此關心的議題。我以機構同工身分出任主編後,認為雜誌的方向應該與機構的使命密切相關。1980年接任後,積極為校園事工走訪各地查經班和教會,仔細觀察雜誌讀者的反應和需要,這些心得成為編輯雜誌的依據。

1980年代是美國各地華人校園查經班轉型為教會的進展期。因著1965年美國移民法的改變,中國留學生學成後容易找到工作,取得居留權,最終成為公民。原本年輕的學子,漸漸成為有家有業的專業人士。他們愛神事主的熱誠不變,成為草創教會的中堅。使者協會秉持服事知識分子基督徒的初衷,因應時代改變,供給從學子到專業人士、從查經班到教會的不同需要。

《使者雜誌》以聖經原則與個人經歷為基礎,開始探討、教導關於牧者與同工的界線與分工、會眾在事奉及工作中遇到的挑戰,甚至親子、家庭婚姻議題。於是,使者雜誌有了明確的內容與風格。

對於不同意見的回應,我盡力以尊重的態度說明,希望讓讀者瞭解。當時使者協會全職的傳道同工很少,董事會積極參與,影響力也大。因此我必須對他們提出中長期計畫,詳細說明事工的目標,誠懇溝通,強調要以新的眼光和做法,才能有效實踐原定的宗旨。

 

交接職務,疏忽工人

來美國十年後,我開始關注北美華人中興起的另一波人潮。

1970年代後半成立的華人教會,開始建堂、宣教,組織與規模在1990年代發展成熟,並有了在北美培育而成的傳道人。另一方面,越來越多中國大陸的學生、學者,湧進北美校園,成為福音新禾場。這批中國來的知識分子,也成了神給我的負擔。

當時海外華人機構服事的對象,主要是針對來自臺灣、香港、東南亞的華人。因此我們夫妻決定1992年離開當時已經得心應手的事奉崗位,到洛杉磯創辦《海外校園雜誌》。這是個有計畫,且有充分時間準備的離開。

首先我花了很多時間把手上所有工作的細節寫下來,成為一本《事工手冊》,好讓下一任同工看了就知道怎麼做。使者書房轉由蘇文哲負責,很順利交接。《使者雜誌》是個挑戰,因為傳承的是風格與精神。有一位姐妹參與雜誌編務已一年,我們刻意培養。她在瞭解、進入情况後,發現她善於與作者溝通,我們相信雜誌在她手中,可以維持「接地氣」的特色。

1970年蘇文峰主編臺灣校園雜誌

1992年雜誌交接完成,風格維持住了,然而當時我沒有顧及這位姐妹自身的情況。由於她丈夫在外地任職,她獨居賓州鄉下,社交圈子小,沒有其他文字同工配搭。我過去有妻子同心同行同工,又可以經常到外地參加營會和講道,但她缺少這些條件。後來聽說她漸漸有了因孤獨引發的身心困難。三年後終於離開了雜誌主編的服事,也離開了當地,失去了聯繫。

這是我在交接時的疏忽,深感虧欠。

後來,上帝選召了新的主編和同工,使者雜誌繼續發光發熱。

 

草創事工,建立風格

1992年我們夫婦來到加州洛杉磯,開辦以北美及海外中國學生、學者為服事對象的《海外校園》這份新雜誌,也是新機構、新事工。

因為是全新的,甚麼事都要從頭來。那時我已從事文字工作逾廿年,有一點經驗,也有作者群,但是自己的背景卻和讀者不太一樣。

為了理解讀者的需要,我花了很多時間和心力去買中國各類的報刊、雜誌、書籍,進一步研究他們熟悉的文筆、風格,和他們關注的議題。也讀了很多描寫文革時期的小說和對80年代的剖析,盡心去感受他們心靈深處的喜怒哀樂,以及他們對福音的第一反應。

華欣牧師在海外校園辦公室

當時里程寧子等朋友、作家們,都給了我相當大的幫助,終於歸納整理出新雜誌的風格——有情、有理、有靈。

《海外校園》鎖定這群中國知識分子為服事對象,「有理」成為事工最大的試探,容易落入理性思辨的陷阱。後來發現說理不容易領人信主,反將信仰淪為辯論研究。倒是很多人一聽到〈天父世界〉、〈耶穌恩友〉等聖詩便感動得落淚。對中國學人來說,「父」是威權的象徵,帶來壓力,因此從未感受過詩歌裡所描述天父、耶穌與人如此親近的關係。他們受感動,是因被聖靈喚起了的理與情。

因著天時地利人和,讀者非常喜歡《海外校園》。十年間,這些海外中國學人信主的數目持續增加,到了2000年以後,大批中國學人基督徒已成為教會的多數。接下來事工範圍擴充到門徒訓練、深入牧養,我也意識到,該由來自中國大陸的工人接班了。

 

交接異象,傳承使命

這次的交接花了更長的時間準備。

首先從內部改變,同工和董事會成員中一半以上是中國大陸背景。也開始擬出「海外校園」這個機構的異象、使命、核心價值,以及因應的具體策略。花了一年的時間完成後,開始積極尋找下一任總幹事。

那時我對在芝加哥郊區活水福音教會的華欣牧師還沒有很多個人的交往。經董事推薦,慎重禱告後跟他接觸。沒想到他願意認真禱告,半年內就答應加入服事行列。這完全是聖靈的「天作之合」。

這次的交接其實是異象、使命、核心價值的交接,也是按這些原則尋找接棒人。當華牧師在2013年接手總幹事的職位時,也就是接受了海外校園的異象、使命、核心價值,由他來執行訂定的十年方向與計畫。

在交接時,曾有人建議我「裸退」,就是交出職務後便完全不參與。我應新總幹事的要求沒有離開,繼續以義工身分擔任董事會主席,只參與大方向的决策。

華牧師接任後,帶來了新的活力。兩份雜誌的主編和編輯同工,以及機構的代禱者、奉獻者,漸漸轉移到中國大陸背景的信徒。

我也與華牧師保持每週一次的談話禱告,以「亦師亦友」的方式,繼續交流傳承。

 

認識長處,建立自信

思考兩次交接,讓我深深感受以「亦師亦友」的關係傳承,應是最好的方式。接任者在適應期間,若遇到任何挑戰、問題,都可以及時提出,及早面對。我以過來人身分傳遞經驗與心得,並適時給予肯定與鼓勵。

這樣的關係可以在準備交接期間就開始。我向來習慣做計畫時便帶著同工一起做,編寫培訓教材時也與同工聯名。與同工在做中相輔相成,也是讓大眾認識、肯定他。

在與華欣牧師一起參加聚會時,我會介紹他的新職位、新身分。華牧師很謙虛,他會說是跟著蘇牧師學習。因為他的個性及屬靈生命已很成熟,海外校園機構的交接並沒有經過太大的磨合,反倒有人提及我們兩人的氣質風格頗為相似。

當然,華牧師有其專長,他很善於佈道性的講道。在接任總幹事的職分之後,受到許多邀請,他的長處也得到發揮。

我想到聖經中摩西和約書亞。以色列人出埃及後,當時年輕力壯的約書亞成為摩西助手,也很快成為族裡的領袖,得到探勘迦南地的任務。四十年間約書亞忠心跟隨,直到摩西離世前,公開任命他為繼承人,再三以「剛強壯膽」勉勵約書亞與全會眾。

這四十年的傳承,不只在工作上配搭,更是心態上的引導、匡正。摩西曾經勸導約書亞要剛強壯膽,也要有寬廣的心。無論交棒者或接棒人,認識自己的長短處,清楚神的呼召,對神、對自己都有信心,才能美好交接。

 

國度眼光,美好傳承

服事多年來,看到許多傳承過程中,繼任者極力想擺脫原來領袖的影響力,其實沒有必要。接棒者如果聽到有人懷舊,說以前怎樣怎樣,坦然處之即可。當以謙卑的態度學習,請會眾和同工憑愛心說誠實話。

舊約中迦勒之於約書亞,新約裡巴拿巴之於保羅,是我們看待領袖傳承和同輩相得益彰的榜樣。迦勒和約書亞的年齡、資歷、能力、恩賜都不相上下,在整個領袖交接的過程中,沒有競爭嫉妒,同心同工直到老年。迦勒順服上帝的揀選,成為約書亞最得力的夥伴。

巴拿巴是起初提拔保羅的人,卻在與他同赴宣教旅途中,容許保羅發揮恩賜,成為扛負傳揚福音旗幟的領袖。即便與保羅分道揚鑣,巴拿巴清楚自己「勸慰子」的長處與定位,盡力做好自己該做的、能做的,就是挽回、建造人。

我在交接後,當需要提出建議時,儘量給予客觀的分析與判斷。若是建議一開始沒有得到採用,我會再強烈建議。若至終沒有得到接納,我也放手。但相信因著平日固定、誠懇的溝通,可以避免意見差異太大,減少衝突的產生。

領袖傳承要做得美、做得好,的確不容易。當交棒與接棒者都以神的國度為念,放下私心,整個過程會自然、正常,成為又美又好的見證。

2016-01-18 蘇文峰與華欣夫婦在“基甸300營會”

Blog Attachmen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