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面對新主管

都是在騙我嗎?

我在這公司做了十幾年,工作認真,形象一向良好。前幾個月,我們部門來了新主管鍾斯。這天,鍾斯來找我。他在我的辦公桌前坐下,詢問由我負責的新系統專案進度。我告訴他與客戶協商時碰到些瓶頸,新系統沒辦法如預期上線。

鍾斯對系統無法如期上線感到不解,也非常生氣,立即強烈表達不滿,甚至提高聲量,說了讓我非常受傷的話:「你之前說的(訂的計畫)都是在騙我嗎?(Are you lying to me?) 」鍾斯大聲斥責的情緒化反應著實嚇了我一跳。他不肯聽我提出任何解釋,更讓我感到滿腹委屈,含著淚,心想「騙人」這麼大的控訴字眼,怎麼得了!

接著,我心中的聲音也放大著說:「我向來是好學生、好員工,大家都知道我盡心盡力在做事,加上這個案子的協調難度本來就比較高,你這新主管就算要給下馬威,也不應該這樣子說我。」他音量這麼大,語氣又如此直接尖銳和苛刻,眾目睽睽下,我想我的一世英名都在他的吼聲中蕩然無存了。想到這裡,眼淚再也止不住了。我衝出辦公室,躲在廁所裡好好發洩了情緒。

我禱告神使我能平靜下來,平靜後,回到辦公室,鍾斯仍坐在那裡等我。他向我道歉,說這是他說話的方式,他沒有惡意要指責我。我口頭上回答說我明白,但心裡仍有怨懟,想著這算是道歉嗎?這是哪門子的道歉!

 

從「心」開始

與新主管的衝突,讓我耿耿於懷。下班開車回家的路上,我想起在愛與衝突和睦營中學到:衝突是無可避免的,重點不僅是如何處理衝突,更是要如何回應衝突,榮耀神,也使人成長。回應衝突要從「心」開始,心意更新而變化。先領受神的愛,使我們能夠給予愛,並改變面對衝突的觀念,才能化解衝突,達到和睦的雙贏目標。

學到的功課就要拿出來用。我思想鍾斯和我的同與異:鍾斯和我都是認真負責的人,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都是要把新系統順利完成,造福使用者;鍾斯是技術背景出身、說一不二的人,而我是學社會科學出身,習慣要有彈性,而且認同適時使用情境理論來作協商。基本上,我們兩個人的個性、處事方式和背景經歷是很不同的,但是應該可以互相補強,面面俱到,把這個專案順利做好的。

第二天,我主動去找鍾斯,先向他道歉,因為我負責的專案不能如期完成,也請求他讓我把話說完。我解釋因為使用者主管階層數度更改系統使用標準,以致無法如期完成,經數次溝通後,我尊重使用者的意見,同意加以修改配合。雖然鍾斯還是不很認同,但我想他很清楚我盡力了。於是,他主動提出要幫忙,要我立即召開協商會議,經由他技術背景上的專業經驗,當下確認幾個舉棋不定的項目。協商之後,大家都認同了新的時間表。

與鍾斯第一次的衝突事件中,我想到要處理衝突得從「心」開始,要有同理心。人們不也常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嗎?!我發現部門中很多人對鍾斯很畏懼,甚至要求調離他的團隊,我不是唯一的「受害者」。他這種大聲說話又直接的處事方式,在部門裡上演了多次衝突場面。慢慢地我發覺鍾斯是個刀子口豆腐心的人,求好心切的他,對內嚴厲要求下屬,但是對外他卻能立挺並保護自己的下屬。我開始去了解鍾斯的想法、做事方式和他的個性,同理他的關切點和想法,並且了解他的做法和期待,調整與他溝通的方式,當我釋出善意和專業能力時,發現鍾斯對我也越來越信任並且放手了。

 

反省自己內心的狀況

我省察這次的衝突中,自己關注的是什麼?當面對主管指責我「騙人」時,我為什麼這麼在乎和傷心?原來我的情緒表達,正反應出我內心的光景──驕傲;不知不覺中,我為自己在職場上的努力和名聲感到驕傲。從小我被教導要做個誠實的善人,我也以此為準繩,並且以自己努力而有的好學生、好人、好員工名聲為傲。我看到自己的驕傲,以至被鍾斯大聲指責時,立即覺得很委曲,很沒面子。求神赦免我,幫助我除去內心依靠自己的驕傲。撒迦利亞書四章6節提醒我:「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

感謝主,這次的衝突幫助我認識自己,回到神面前,思想我跟神的關係,看到自己內心是否真正尊主為大。事實上,有神無條件的愛與接納,有神給的價值和肯定,我不需要太在意人給的面子和肯定。在主裡,我的新生命有聖靈的帶領與幫助,可以勝過環境,成為和睦的使者。

 

事情過後,我學到面對新主管的不同做事方法,我需要從「心」調整,用新的態度和方式對待,當彼此信任後,我們就能發揮個人的專業,愉快工作了。

Blog Attachmen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