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兔進入職場叢林

永遠無法忘記,初到那間家族企業上班的震撼。

怎麼會這樣?

剛入公司,我懵懵懂懂的,就像一隻小白兔進森林。 頭幾天,因為桌子的角度不對,一位男同事A來幫我處理辦公桌檯面,我客氣地請他調整桌子的支撐架,這樣桌面分擔的力量會比較平均。只見他面有難色且不太情願,就從我的辦公室喊:「大嫂,這樣做可以嗎?」我的老闆沒回應。我腦筋一閃,他叫的「大嫂」和他是什麼關係?還沒來得及想透,另一個女聲B從我後面也喊:「大嫂早!」事後我才知道,他們是我們老闆的弟弟和妹妹。

約二星期後的一天,公司的影印機卡住了,我急需資料,就請去請教一位同事C如何修復,C說她很忙,然後馬上走開。我去找男同事A幫忙,他也說現在沒辦法幫我,急忙走開。我非常沮喪,想自己解決看看。但因不熟悉系統,處理比較慢,老闆等不及我的資料就跑過來看說:「咦,為什麼影印個資料要這麼久?」我說,機器卡住了,沒想到剛剛不願意幫我的A馬上過來,在老闆面前表現起來,然後把資料交給她。我愣住了,之前請他幫忙時,他連正眼都不看,現在居然在老闆面前客客氣氣地。我憋住沒說什麼,但心裡很不平,怎麼有這種人。事後別人告訴我,那兩位之前不幫我忙的同事A和C是夫妻,老闆的紅人不要惹他們。我把這事有放在心上,沒說甚麼,只期待短時間內可以展現自己的能力,好取得老闆的肯定。

當我朝著把事情做好時,的確就忽略了和同事的互動。雖然我和客戶的互動非常好,工作努力,把我該做的事都做好,甚至還想多做一點。老闆身邊的紅人同事,看到我工作積極,就更不願意和我說話了。仔細反省,剛到新公司,除了熟悉工作,了解公司的文化和原來同事建立關係,看來也是新員工要學習的。

 

小錯卻被抓著不放

我的工作是處理應收帳款,和業務人員會有一些業務的關聯。有一次我看錯日期,提前把客戶的支票存入銀行,這對夫妻就開始做文章。雖然當天我把事情解決了,但他們看我就像白紙上的黑點,緊緊抓著不放。有一陣子我非常沮喪,心裡忍著難過,好幾次淚灑辦公室,後來學會進辦公室前就禱告,求神幫助,不讓對方有機會可以攻擊我。

沒多久,女同事C打錯客戶單子,但客戶在我這裡已繳款。她沒作任何解釋,只要我把單子還她,我問為什麼,她說單子是重新印的,我把她的新單子拿來看看沒說什麼,她看了我一眼才說,剛剛那單子是不對的。我說沒關係,我這邊處理就好。她一句話也沒說,轉頭就走人了。後來,她先生同事A也弄錯支票,這些事我都沒和別人說,我記得聖經教導「不要以惡報惡」,又記得同事說他們是老闆的紅人,別和他們過不去。

雖然我忍住沒說,但我把他們犯錯的證據收集起來,表面上仍和他們維持好,心裡卻有許多苦,有時還會自憐呢!就這樣過了一些時候,我又看錯日期,提前存了支票,這消息傳到老闆娘那兒。有了第一次經驗後,我就直接去找老闆娘的先生,說明整個事件原因。大老闆很明理,說這是小事,不要放在心上。我謝謝他,突然不知哪來的勇氣就問:「平常他們做錯事,我覺得事情小,幫他們解決,也沒說他們甚麼話,但他們反而把我的小錯事,傳到老闆娘那裡。」我永遠記得大老闆的話:「你對人好,別人未必會對你好。」當下我無話可說,只說我會改過這樣的想法,就離開了。從此,我開始調整自己對人和對事的期待,因為我知道我做的事,上帝必記念。

 

用新的亮光來看事物

腓立比書二章4節:「個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這句經文深深烙印我心。雖然自己看似沒有與人不和,殊不知心裡的苦毒,已經讓我生病,常常不愉快;原以為自己是義人,哪知我們都是罪人,都要靠神的憐憫方能稱義。想表現自己的能力就是個人私慾的表露,並且忘了太過積極的表現,是會影響和衝擊與舊同事的相處。最主要的是,會忘了要顧及別人的利益。不可否認的,利害關係的衝突,是很難平息的。

我有機會去上「與和睦有約」的課程,其中讓我深思:要與人和好,須先與神和好;與神和好,首先是要了解自己,原來我對地上的東西還是太在意了。歌羅西書三章2節:「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因為世界的權和力都是短暫的,一切都會過去。我的心豁達開來了!我們所做的事能得神的喜悅才是永恆。所以我開始自我操練,心裡有不愉快的,用課堂教的替代方案──多讚美,來取代抱怨,饒恕別人對我的傷害。經上說:「你們各人若不從心裡饒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這樣待你們了。」我學習從新的亮光來看事物,思考上帝怎麼看我,而不是在乎別人怎麼說我。

Blog Attachmen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