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福音的使命

口述/李秀全牧師(國際關懷協會榮譽會長、前世界華福總幹事)

整理/林敏雯

傳承使命

服事教會與福音機構五十多年來,我自己做過許多次「接棒」,也曾完成許多次「交棒」。傳承過程中,交棒人與接棒人都很重要,都會遇到挑戰,雙方都需要學習。然而在我看來,其實最重要的是「棒」。這「棒」並非指職位或任務;這「棒」是馬太福音二十八章19-20節裡,主耶穌吩咐門徒傳的大使命。

在這段大家熟悉的經文中,主耶穌在交棒,祂差遣門徒「去」。接棒的是門徒,繼續做工,使萬民作門徒、為他們施洗、教訓他們遵守耶穌的吩咐,這是將承接的棒再交出去。當時的「你們」已不在了,起初的「他們」也不在了;現今的我們曾是「他們」——接棒者,當下的我們成為「你們」——交棒人。「你們」、「他們」會改變,但耶穌的使命與吩咐不變,而這個棒還要繼續傳遞、承接,讓更多「他們」成為「你們」。

交接過程中當然會經歷磨合,當然會有衝突,惟有先認清這點,傳承中才不致失了焦點,落下棒子。

 

傳承包容

我原先在臺灣校園團契服事,1977年應波士頓華人教會之邀接任主任牧師。當時焦源濂牧師已離開,這對接棒的我是極大考驗。畢竟人會比較,拿後來的牧師跟之前的牧師比,讓我必須謙卑學習,使我在靈性與事奉上得以成長。也因為弟兄姐妹的愛和包容,順利度過長達四年的蜜月期。

然而那時我還年輕,加上從臺灣來到美國,有許多文化上的差異。當我按著以前的習慣牧養會友,就出現一些挑剔的言論。這就是傳承中的適應期。

幸好當時的長老們有智慧地建議我和師母拿一年的進修假,前往惠頓學院上課。就好像夫妻間的關係,「小別勝新婚」,讓弟兄姐妹非常想念我們,一年後再回到教會時,雙方關係堂堂進入恩愛期。

有些教會在聘用新牧師時,還加了「試用期」,彼此觀摩合不合適。理論上是基於實際的考量,但這樣一來傳道人成了雇工,會眾也抱著觀望的態度,少了委身的決心。甚至有傳道人就任一個月後蜜月期就過了。如此的情況,傳道人即使要傳從主領受的教訓,會眾也無法盡心遵守。

 

傳承放手

交出波士頓教會的牧養工作後,我承接了世界華福總幹事的職責,五年後把這個棒子交給小我20歲的陳世欽牧師。從開始計畫交接到找到傳承對象,大約有一年的時間。當時有許多學歷、經歷都符合要求的人選,我和同工們也禱告、考慮。後來有人推薦當時在使者擔任事工主任的陳牧師,雖然跟他不熟,在電話上與他溝通後,陳牧師馬上答應要禱告尋求,幾個月後便給了回覆。只不過他在基督使者協會的任務尚未完成,所以我代替他承擔半年的責任。

經驗讓我學到,在禱告中尋求傳承的印證時,其中很重要的一項便是神必定預備接棒人。如同亞伯拉罕獻以撒,柴都有了,神供應的是獻祭的羊羔。

交出華福總幹事的棒後,我未曾再去過香港,即使常在亞洲服事,也不曾順道探望過去的同工和朋友。他們都說李牧師不愛他們了。不是我跟同工關係不好,正因為與他們關係太好,離開後不願藕斷絲連,不願意因著個人友誼給新總幹事帶來壓力。

這樣的做法或許比較激烈,還好得到太太的支持,就算她與這些在香港的同工、朋友仍保持深厚的情誼。李師母曾說嫁給我後,她的角色就是李師母,有甚麼意見先在家談,我對外的任何決定,都是我倆在家討論後一致的結論。

 

傳承關係

對於所謂「退休」,我有兩個原則:其一,事奉上退而不休;其二,事工上不可休而不退。

為甚麼說退而不休?首先,聖經中沒有「退休」的觀念。我們可以在服事上換跑道,在事奉上安靜、等候、休息,但不該停止服事。

至於不可休而不退,是我從幾次交接經歷中學到的,交棒後就不要再「垂簾聽政」,使得傳承糾纏不清。除非接棒者主動找我,否則不要出於「好心」給建議或批評。若看到問題,就禱告求聖靈也開接棒者的眼睛,讓他主動來「請教」。

這又觸及另一個要點。我企盼在制度與人際關係上建立問責的機制。這並非對交棒或接棒者不信任,而是要及時挽回傳道人驕傲、懶散、不警醒、貪戀世俗的缺失。無論是機構或教會,負責的牧者或同工都會有影響力。若沒有制衡與問責,稍不留意便會錯用了影響力。這是傳承中需要考量的。

服事者實在需要可信賴的益友。傳承中,按華人長幼有序的觀念,接棒人多把交棒人看作長輩、上司,敬重卻疏離。交棒人也把交接看作教導,少有以生命為榜樣。傳承關係就算有輩分之別,也當以同工、朋友的關係相待。

當關係定位清楚後,真有摩擦或不合,就不是以對質,甚至是對峙的方式處理,而是以合宜的溝通來排解。最好是先與當事人談,了解情況,之後有禱告的時間,讓情緒冷卻下來。溝通時需要有分辨的心,說合適的話。我常說要「四思而後言」。不僅說甚麼重要,說的態度和語氣一樣重要。

 

傳承救贖

現今教會與機構的多元化,傳承無可避免地會涉及不同世代、文化、背景。因此交棒者和接棒人各具不同的風格、做法、看法。我誠懇地提醒交棒者,不要心存成見或歧視。接棒者既是禱告求來的,就要相信神的帶領。

新約裡的幾個例子,值得我們深思。

保羅與提摩太的傳承,可以說是最完美的典範。保羅看提摩太如兒子,身教、言教一起來;提摩太尊重保羅,從助手開始到獨當一面,沒有違抗過保羅的教導。若每個交接都是如此,那真要感謝讚美主。

保羅與馬可之間,又是非常不同的經歷。保羅第一次宣教之旅時,馬可中途脫隊。使徒行傳裡沒有記載原因,很可能不是甚麼光彩的事。以至於第二次宣教之旅啟程前,保羅與巴拿巴因為是否帶馬可同行,「二人起了爭論,甚至彼此分開。」(參考使徒行傳十五37-40)

這看來好像傳承無功,然而故事並沒有結束。馬可後來不僅成為彼得的秘書,撰寫馬可福音,我們還看見保羅在腓利門書裡,稱馬可為同工,在提摩太後書裡,視馬可為有益。生命如此的翻轉,應該是周圍的人持續影響和模塑。這些人可能包括他敬虔、樂意奉獻的母親,不離不棄的表親巴拿巴,提攜、看重他的彼得,多年後願意前嫌盡釋、寬容接納的保羅。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馬可自己有謙卑、受教的心,把握住機會,重新來過。

              其實這就是福音。

傳承中,再怎麼立意良好的機制,再怎麼條件優秀的人選,都不保證能達到理想的結果。畢竟參與其中的是人,不完美的人。這是最大的變數。然而我們要傳承的是救贖主和祂的福音。即便在不完美中,祂也能挽回、修復、建造、成就。我們的責任就是把主耶穌的吩咐傳下去,繼續馬太福音二十八章的大使命,讓更多「他們」成為「你們」。

如此福音的主應許常與我們同在,直到世界末了。

 

Blog Attachmen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