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舊身分到新關係

人際關係的矛盾:靠近就受傷、疏離就痛苦

人際關係充滿了困難與挑戰,常令人望而卻步。1995年,義大利探險家蒙塔爾作了一個實驗,隻身下到20米深的洞穴,避開任何人事的糾葛與困難,獨自生活一年。洞穴設施完備,有足夠食物,有臥室,有健身房,甚至有小小的植物園。一年後,當他出來時,體重減輕21公斤,臉色蒼白,反應遲鈍,弱不禁風,大腦混沌,情緒低落,說話結巴,很多辭彙都忘了,與原先的他判若兩人。後來,他說:「我一個人在洞中生活,孤獨得快發瘋,甚至好幾次都想自殺。」

人有其社群性,不能離群索居,然而在一起卻又充滿困難與痛苦。人渴望擁有親密關係,但靠近就受傷,分開就寂寞。爭吵時,知道對方有軟弱之處,就選那弱點攻擊他。我們常在兩個極端中間拉扯:1.保持距離,以策安全;2.緊密依附、強求得著 。期待對方滿足我們的需要,至終卻發現他不是神,有許多侷限,無法給出他所沒有的。從另一方面說,我們甚至不知自己所要為何,只覺永遠沒有滿足。人在關係中經歷分裂之痛,跟自己也會有矛盾的時候;亦即一般心理學所說的:外面「理想的我」(ideal ego)與裡面「真實的我」(real ego)會發生落差,使我們不時蒙受自我衝突(self-conflict)的痛苦。

人的墮落與失落:喪失正面自我的身分

人際關係若非神的介入,若沒有合乎聖經模式來定位,我們將經歷失衡、混淆、衝突、挫折與痛苦(註1)。

心理學與神學教授 William Kirwan在其《靈性心理學》一書提到個人身分的喪失與恢復時指出,人的自我在亞當和夏娃墮落後失去與神、與人、與己的和諧關係。原本「合一的我」,變成「分離的我」(divided self)。這種自我的分離,包括了「被拒」與「需要」的矛盾。「被拒的我」(rejected self)會產生,是因為人背棄神,導致我被拒絕,我失去 歸屬,我是羞恥 的,我沒有自尊,我也感到無助;「需要的我」(needing self)會出現,是因為我需要歸屬(關係),我需要被尊重(情感),需要被認可(肯定)。「被拒的自我」渴望被接納,「需要的自我」渴望得著滿足(註2)。

 

這種自我的分離(divided self)在關係中,會出現三種負面人格特質的掙扎,並受其驅使,是造成人際關係許多麻煩與衝突的原因。

1、移向「他人」(moving toward 「others」)──如果一個人大部分被「需要的自我」所支配,為了滿足他沒有得到的愛和情感的需求,會傾向「移向」的人格特質,依賴、渴求與人親近,最後委曲求全、不顧一切犧牲自己來順從及配合。

2、排斥/反抗「他人」(moving against「others」)──如果一個人大部分為「被拒的自我」所掌握,會傾向「反抗」的人格特質,認為人有敵意,自己若有力量和權力,人就不能傷我。會有擴張、自我膨脹、排斥人的人格特質。

3、遠離「他人」(moving away from「others」)──如果一個人「需要的自我」和「被拒的自我」同樣強烈,而不是被其中一個支配,就會傾向「遠離」的人格特質:因為痛苦的折磨與恐懼的經歷是如此難耐,從世界中抽離出來似乎是唯一的解決方式(註3)。

 

最後,這分離的我為要在關係中尋找出路,便要靠自己創造一個「理想化形象」,來掩蓋內心自我分離產生的痛苦;一方面用光鮮亮麗的外表、身分、地位來打造美好的形象,另一方面也幻想自己活在美好的情境裡。一如灰姑娘成為美麗的公主,在王宮的舞會中令人驚艷,然午夜過後,一切恢復原狀,面對原始的自己,還是那穿著破舊衣裳的灰姑娘。刻意裝扮的外表形象越美好,與內心真實自己的距離就越遙遠。這樣的人會有虛假的驕傲,不合理的要求他人,也對自己做出不可能的要求──與自己疏離,正如先知耶利米所說:「因為我的百姓做了兩件惡事,就是離棄我這活水的泉源,為自己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耶二13)至終仍然陷在困境裡。

 

神的介入恢復人「在基督裡」的身分

 

人的自我分離與失落,必需來到神面前,恢復他在基督裡的身分,才能回到墮落前的完整與和諧。聖經中的馬太曾經是個稅吏,像今日國稅局的官員一樣。他坐在稅關的高位,擁有極大的權勢,向猶太人收取稅賦,卻是猶太人眼中的猶奸。馬太個人外面的地位與成就只是「理想化自我」的假象,內心仍然是「分離的我」,是個「失落的靈魂」,等待神的救贖,恢復其真實的身分。

 

在馬太福音裡,馬太自我揭露他遇見耶穌,離棄「理想化的形象」,找回「真實身分」的見證。但他從耶穌赦免被人抬到跟前的癱子的罪說起,耶穌的話引發在場宗教領袖的挑釁,攻擊耶穌說了僭妄的話,因為除了神以外,誰能赦免人的罪?耶穌知道他們心懷惡念,就說:或說「你的罪赦了」,或說「你起來行走」,哪一樣容易呢?但為叫他們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權柄,就對癱子說:「起來!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那人立刻就起來,回家去了(太九2-8)。

 

耶穌赦免癱子的罪,醫治他的疾病,恢復他的身分,與他建立和好的關係。「赦罪」是權柄,「行走」是能力。權柄和能力都屬耶穌。在人看,「你的罪赦了」乃是口裡說說而已,比較簡單,而叫人「起來行走」立即顯出能力,辨明其果效。然人看人是看外貌,神看人是看內心。人身體得醫治仍是外表治標之法,內心仍有許多攪動;罪得赦免才是根本之道。癱子恢復內在合一的身分,與神建立和好的新關係,才是最大的祝福。

 

馬太雖然四肢健全,內心卻像癱子一樣,期待被神醫治與赦免。當他的生命「在基督裡」被接納,內在真正的身分被找回,與神的新關係被建立,心靈才有能力回應耶穌的呼召,「起來」跟隨祂,並在家擺設宴席,與耶穌和祂的門徒一同坐席歡慶。

 

人的身分因罪而「自我分離」,因救贖而「重新合一」。人際關係因著神的介入與拯救,個人「真正身分」在基督裡被恢復,與神和好,就無需在「被拒的我」和「需要的我」中拉扯,也無需帶一個理想化的面具,可以全然接受自己,也了解人的軟弱而接納別人。人際關係因而展開了新的契機,帶來改變與祝福。

註:1.《人際關係-神救贖的工場》,Tim Lane & Paul Tripp著,梁惠盈譯 ,使者,2012。 2.《靈性心理學》,William Kirwan 著,林鳳英譯,校園,2007。3. 同上,頁239 -249。

Blog Attachment

Related Blog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