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青少年亲子冲突的路上

走在青少年子冲突的路上

刘哲沛律师 

 

当今辅导大师Paul David Tripp提醒,为人父母最重要的呼召之一,就是亲子关系与带领。神把孩子放在父母手中有祂崇高的目标。有什么比塑造儿女的生命、影响他们的灵魂更宝贵?带领儿女认识神、认识自己以及这个世界,是何等重要。然父母在世界打拼、追求拥有或成就的当儿,时间稍纵即逝,很快孩子就长大离家,这目标也就难以达成了。孩子高中毕业前仍在父母的看顾下,上了大学后,父母对他们就很难再有直接的影响了。孩子离家前的这段期间,父母如何带领并与他们同行,是刻苦铭心的。上帝的心意要父母:「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箴二十二6)孩子的智慧与身量,神与人喜爱的心,若能一起增长,将是父母最大的安慰与喜乐(路二52)。反之,可能成为父母最大的伤和痛了。

 

人生的第二个10年──青春期

 

父母带领孩子从小开始,穿过青少年,直到成人,不保证会辉煌腾达或一定结出丰硕的果实。有些孩子替父母带来荣耀,有些孩子带来羞辱;任性的孩子有时是源自不当的教养,父母的确得受责备(箴二十九15)。但在属灵上享尽优势的孩子,还是可能用神给的自由意志,选择成为任性的孩子。青春期是个极大的挑战。这时期的孩子身体迅速发育,买鞋的速度赶不上双脚的成长。情绪不稳,时像小孩,时像成人。有些行为自发而无意识,时而失控,对自己感到失落尴尬,拒绝自己或他人。社会文化对青少年也很不友善,音乐、电影、网路信息充斥着侵犯或愤怒,学校的要求、敌意、讽刺、取笑、甚至霸凌、同侪的竞争,都给青少年极大的压力,免不了有逃避、叛逆、反击或争辩,讨人厌的行为等。有位著名的社会工作者说:「见到青少年过分的行为,反覆无常的情绪,作父母亲的怎么受得了?」

 

青少年信仰在大学流失

 

美国巴纳集团(Barna Group)针对1296位的高中及大学生,进行了五年的研究调查(受访者在高中至少都固定去教会一年以上),2011年底发表调查报告发现:青少年进入大学之后,约有70%的人不再去教会。此信仰危机在教会界引起极大的回响与探讨,至今挑战仍然普遍存在(注1)。研究报告探究诸多的成因,如:年轻人对圣经真理的无知(biblical or theological illiterate)、多元文化的开放与吸引(broad culture difference and attraction)、大学生活的迷失(loss between church and society)、信仰的敌对经历(college experiences adversarial to faith)、亲子二代的信仰落差(generational gaps when comparing faith practice between the old and the young)等。惠顿大学院牧Jon Nielson提出,青少年进入大学前,就要建立三个根基:1、要重生──没有含混不清的信仰。2、先被装备,不是先被宠坏。3、父母具体的把福音传给青少年(注2)。信仰落实在家里,青少年就有可能抵挡未来花花世界的诱惑。父母与儿女一起走过各样冲突的旅程,在冲突中领受福音,将有助于他们面对世界及大学生活的挑战。

 

父母放下自己权威与教训

 

华人父母强调严格的管教,就如曾经刮过的「虎妈热」旋风。父母像拥有权威的法官,握住权柄,挥起律法的规条,在孩子犯错后施行教训与处罚。之后,社会发现我们的孩子病了,特别是亚裔学生在过程中累积着压力与焦虑,甚至不乏自杀的个案。印第安纳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研究白人族裔与亚裔的不同压抑,发现因学业问题导致自杀,在25岁的族群里,亚裔大致是白人族裔的两倍(注3)。父母的权柄与要求,让我想到律法的无能。圣经上说:「律法既因肉体软弱,有所不能行的,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罗八3)律法是小学启蒙的老师,指引我们到基督面前;律法指出人的罪、软弱与失败,但它不能改变人心。反倒是恩典,充满爱、盼望、能力、怜悯、饶恕、智慧与指引,可以带领孩子依靠神,与罪恶的权势努力奋战,有得救的盼望。恩典远远胜过律法,父母无法用教训规条,要求孩子达至唯有恩典才能达成的目标。孩子在家里若无法经历基督的爱,信仰就仅是空洞的口号而已。

 

父母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 

 

我们的身分是什么?我是谁?生命中最宝贵的是什么?这一生要怎么走?如果我们都会经历变动、飘流与不安,何况孩子呢?如果我们有软弱,需要怜悯与帮助,孩子不也更需要怜恤、陪伴、接纳、鼓励与安慰?当他们深深感受到被无条件的爱和接纳时,才可能带来自发性的改变与意愿。我们不比孩子好多少。我们会急躁、缺乏耐心,说不中听,甚至是批判的话。也会情绪失控,为小事抓狂,指责无辜。唯有我们谦虚承认自己的软弱,需要神的怜悯,才能把那样的怜悯给孩子。唯有承认自己的无能,愿意紧紧倚靠神,孩子才会学到接纳自己的无能,转向赐力量的上帝。

神并非因我们有能力而呼召我们,相反地,神要我们经历祂、依靠祂,和青少年一起走过这些旅程。否则,我们就会靠自己的力量,自以为拥有良善与能力管教孩子,使用我们的音量,更多具有力道的词汇来威胁利诱,制造一些情境迫使孩子就范。结果是伤害他们的心灵,破坏双方的关系,拉远彼此的距离。其实,我们是神使用的器皿,要作祂能力的出口,而不是靠自己的血气与力量,想搞定我们的孩子。

 

亲子冲突预备青少年迈向成人之路 

 

高中毕业后,孩子将正式告别父母,迈向人生的康庄大道。在这之前的每个亲子冲突,都是预备他们离家后迈向成人之路。诗人罗伯‧佛罗斯特(Robert Frost)的小诗〈未曾走过的路〉(The Road Not Taken),谈及旅人在金色的树林里遇到两条岔路,都是荒草丛生,人迹稀少,无从比较。他在分岔口久站,踌躇不决。最后还是提起勇气,选择一条,将另一条留给未来。我们的孩子,无论进入正规大学或是社会大学,都是神所命定。即便有许多未知,在父母陪伴走过冲突与成长的旅程,经历了福音的大能,他们内心充满盼望,憧憬未来将更坚定。这一次,不啻是带着父母的祝福,更有上帝的同在,圣灵的引领,真理的教导。在充满诱惑的世界中,失落的人丛里,我们的孩子将勇敢面对,存心忍耐、奔那摆在前头的路程(来十二1-2),迈向生命的完全。

 

註1. David Kinnaman, You Lost Me: Why Young Christians are Leaving Church and Rethinking Church,Barna Group (2011) .  2.https://faithit.com/3-common-traits-of-youth-who-dont-leave-the-church/  3. https://uscstoryspace.com/2017-2018/dnie/Capstone/asiansuicide/index.html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