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冲突在两代间

《两代间的冲突》
爱与冲突在两代间
王兰馨

父母与成年子女之间,常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恨情结。孩子生命中流着父母的血液,个性中有父母的影子。既相似又不同,既相连又独立。父母倾巢而出、掏心掏肺的爱,既丰富又残缺,既滋润又伤害。孩子长大后,对父母既爱又恨,想亲近又怕受伤。

「真不明白,我那从小听话乖巧的女儿,长大后竟如断了线的风筝,不联络不接触,也不让我们知道她的住处,只留下一句『我很好,不用来找我。』的话。」一个母亲如此哭诉着。
另一个母亲说:「自从儿子结婚后,关系跟我们疏远得很。平常不联络,也不邀我们去他家,只有过节时一起吃顿饭,仅此而已。唉!真不知道怎么回事!」脸上尽是困惑与无奈。
远在天涯、老见不到面的儿女让父母心痛挂念,近在眼前的儿女更让父母担心忧虑。一个父亲就直接询问:「怎样可以让我那30岁的儿子搬出去住?大学毕业后要找工作,暂时搬回家住,没想到一搬回来,就好几年,简直吃定我了,工作不好好找,成天不是打电玩看电视,就是跟朋友混在一起。一个工作做不到三个月,把家里当旅馆不打紧,房间乱的走不进去。还不能说,一说就翻脸。我真想让他搬出去,让我眼不见为净。」

对子女而言,难道他们真如此不知饮水思源、不懂反哺报恩吗?原来在成长过程中,也是一路走来伤痕累累,反覆听着「想当年如何为你牺牲受苦」、「一切都为了你」的悲情,动则背下「不知感恩」的沉重压力。唯一的办法就是逃离。
珍描述她小时候,妈妈总是说:「女孩子坐有坐相,站有站相。要站直一点,下巴往内收。不要傻笑。走路不要外八。」稍长一些,母亲总觉得她的课业表现不够优秀,让她没面子。 「妳有我的遗传,怎么可能书念不好?」无论如何努力,她觉得自己无法到达母亲的期望,也得不到母亲的爱。母亲好像一面镜子,总是照出她的丑陋与不足。与母亲之间,由冲突演变为距离。但她对母亲的渴慕仍然在心底微弱地呼喊。
天明回忆,他小时家境清苦,父母为求生存以致忽略了他。虽然他很早就学会独立,但内心一直有个小男孩,渴望​​着父母的爱、渴望着被呵护照顾。这个渴望,不会因他长大而消失,反而更加变相的饥渴。他说:「长大后我更加明白:贫穷与物质的匮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爱与关系的匮乏。」
而玲玲因为单亲母亲忙于工作,造成她爱的奶水严重不足,对母亲用金钱将她堆砌起的傲人学历更是忿恨,她说:「以前我以为只要认真读书,拿亮眼的成绩,就可以得到母亲的爱。但当我进了名校,拿到文凭,她的要求更多。我的工作不够好,年薪不够高,她就说在我身上的投资都白费了。我这才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不过是她拿来炫耀的工具,是她投资的一个『项目』而已。」在愤怒的背后,却藏着玲玲对母爱的强烈渴望。

父母的牺牲、对孩子的爱,换来的回报竟是儿女的控诉或冷漠,夹杂着孩子成长过程中不成熟所产生的冲突,真是心如刀割。每一亲密关系中近距离的短兵相接,都是一场肉搏战,随便一划,就是一个伤口,痛彻心扉,留下一辈子的疤痕。

必经之路──和好与修复

这样的爱与冲突在父母与成年子女间彼此伤害着,也煎熬着。疏离与冷漠可以保护内心不再受伤,但无法消除内心彼此对爱的渴望。唯一的出路,就是关系的和好与修复。
发现许多父母与成年子女间有很好关系的,通常都走过关系和好与修复的旅程。
首先,父母亲得承认自己的不完全。我们的爱,有时是令儿女窒息的束缚,有时是带着掌控的枷锁,有时是裹着虚荣的糖衣。我们的话语,时而直接却带着暴力,时而冷漠成为冷暴力。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经常没有给他们应有的尊重与信任。我们把儿女当成自己的延伸,甚至要他们来完成我们未竟之梦。忘了他们也是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有属于他们的天空。
我们的确在不知不觉中伤害了他们,也得罪了神。因为我们将神托管的产业占为己有。我们的生命没有彰显神的形象,让孩子从我们身上看到耶稣,他们也因此感受不到信仰的真实。我们需要在神面前忏悔,也要请求儿女们饶恕。
但在华人文化里,很少看到父母向子女道歉。大部分都是成年子女于某个时间点,觉悟到父母也是不完美的。在他们成长的背景里,也有心里的破碎残缺。孩子过去幼小心灵里的那个理想父母根本不存在,它不过是个朦胧的影子。一直到现在长大成人,也看清楚了,愿意主动放掉内心的失望与指责,接纳父母的不完全。让怨恨苦毒在饶恕的眼泪里洗尽,让爱与怜悯在脆弱的心灵里长出新芽。
上帝的儿女们特别能体会这个新生了。看过许多成年子女的见证,在原生家庭的创伤中成长,在耶稣基督里重生,经历了十字架的爱与救赎,走过饶恕的恩典,而回去与伤害他的父母和好,让两代关系有新的开始。
如果身为长辈的父母,愿意弯下腰、低下头,向已成年的子女道歉,承认自己过去的错误与不完全,并请求子女的宽恕与接纳。他们不知道的是,这谦卑及道歉,为成年子女心里那个受伤的小孩带来极大的医治,让他们的关系迅速恢复,带来新生与改变。

佳美是个高贵优雅的母亲,在她的内心,儿子是她一生心血的成果。儿子有令人羡慕的高薪工作,温文儒雅的个性。在他与女友交往期间,佳美不经意对儿子的女友(后来的媳妇)有一不甚满意的评论,造成了儿子成家后两代关系的断裂。儿子媳妇不跟她讲话与来往,让佳美极其痛苦。当时我们正好有一个「在冲突中说抱歉」的讲座,便邀请她来,鼓励她跟儿子媳妇道歉。一句真诚的道歉,化解了佳美与儿子媳妇多年的伤痛与破裂的关系。让我想起来几年前听过的一句话:「只有生命才能进入另一个人的生命。」
一个愿意破碎的生命,竟成了断裂关系最好的粘合剂。

在冲突中,领受福音、活出爱

透过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福音,上帝向我们示范了如何化解父母与成年子女间的冲突。
是高高在上的祂,先向我们伸出和平之手,开启了关系重建之门。让我们也愿意先弯腰低头,伸出和平之手。
是充满怜悯的祂,了解我们内心深处对爱的饥渴,引领我们先来到祂面前,汲取那完全永不改变的爱。让我们有足够的爱,来爱不完全的父母或子女。
是受过鞭伤的祂,了解受伤的痛楚,在伤口之处,长出恩典的花朵。让我们领受了恩典,才能向伤害我们的人给予恩典。
原来在关系断裂之处,是福音,开启了和好之门;在伤害之处,是福音,抚平了伤口之痛;在生命黑暗之处,是福音,点燃希望之光;在爱的干旱之地,是福音,涌出永不止息的爱。
在冲突中唯一的出路是──领受福音,活出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