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心结,传承父母的事业

《两代间的冲突》
解开心结,传承父母的事业
伊然

离家,数十年了。
高中毕业后的最大志愿就是离家越远越好。所以,求学就业都辗转在外州度过。过去十多年,我也结婚生子,建立起自己的家庭。每年回家过节两周的频率正好;几个小时的车程也恰到好处。适当的距离,总是给人多些耐性和礼貌;适当的距离,也帮助我不需要去面对原生家庭多年来所留下的亲子与手足问题。偏偏……
就在三年多前,当我独自与父亲在餐桌上等待食物之时,他突然说:「你应该回来接生意。」一切来的太唐突,我不知如何回答。
「那……那他们两个那边怎么办?」我指的是弟弟、妹妹的想法。
「说清楚了就好!」话虽是这么说,我知道事情并不会如此简单。但这话题也随之草草了之。
那次,开车回家的路上,我趁孩子睡觉,跟先生谈起父亲的要求。先生理智地分析这提议的优缺点。这么多年没有跟父母住在同一个城市,要重新住在附近,会不会重蹈覆辙,回到过去不健康的相处模式,而再度受伤呢?我们兄弟姊妹之间还未解的情结该怎么处理呢?这些情节会不会为难父母?又会如何影响我们与父母的关系呢?再者,先生在我们所住城市已有多年稳定的工作。我们在教会也有多样的服事。孩子更是在这里出生、成长,朋友也都在这里。我们在感情上、经济上真的能放弃这一切吗?几个小时的回忆与展望,结论是无解。我默默下定决心,不勉强先生做无谓的牺牲,暂且将这念头搁置一旁吧!

这个选择太难了
六个月的时间,在每日的繁忙中匆匆过去。
且不知,这时,神也在改变我们的环境。因着教会教导方向的调整,我们有机会暂时搁下一部分的服事。原有的许多小组团契活动都暂停了,给予我们久违的家庭时间。
第二次跟先生的谈话也仅在技术性的层面;先生提到接管生意的细节──如何买进公司?如何给父母合理的经济回报?如何使这交易合理又不为难父母及和弟弟妹妹的关系?其实,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机会真正问过我父母对这些方面有何想法。我也不敢问,因为心中总有隐忧:担心弟弟妹妹会来搅局;担心爸妈无法承担弟妹施加的压力,最后会牺牲、辜负对我的承诺。多年来亲子与手足之间有太多的伤害,太多的不信任,和太多的不安全感。现在一一浮上心头,挥之不去。
我跟神说:「这个选择太难了,我不想面对!这些年,我躲得远远的,大家相安无事,不是很好吗?」在安静中,我深知父母不再年轻了。我需要踏出信心的第一步,主动与他们坦诚对话。
拿起电话时,我仍无法克制心中无名的恐惧与激动,不知道如何跨出过去的伤害与未解的情结,更不知如何信任父母会为我家庭的未来着想,维护巩固所托付我们的一切。谈话中,父母提出对公司传承细节的想法,也承诺助我站稳脚步。当时,我耳朵是听见了,心却无动于衷,因为我的理智还停留在过去的伤害怀疑之中。

心的问题
几月后,我偶然得知,有位求学期间认识的朋友因久病在身,加上肾脏二次衰竭,毅然选择不再洗肾,接受仅剩7-10天的生命。她的消息给我极大的冲击。我急忙联络,想要谢谢她从前对我的好,深怕她不知道我对她的感激。多日,我为她失声落泪,思想着她的抉择与勇气。感谢神让我今生有幸认识她。她的生命力与勇敢激励我,让我重新检视生活的优先次序,家庭事业的传承与父母将来的日子。突然间,我意识到,我的恐惧与优柔寡断是一个「心」的问题,我需要调整我的眼目。
在神面前,我重新思想我的位份。我是创造宇宙万物之耶和华的孩子,我的盼望在于神,不在于我父母。因着耶稣为我所做的一切,我有信心的榜样。我可以在信心里选择重新信任我父母,在信心里学习包容我们的差异。有了神的光照,我竟然能坦然放下所有的担忧和害怕,来面对这个抉择。我知道,这时才是我真正与先生谈话的开始。
经过几个月的讨论,我们决定姑且一试。即便面对许许多多的未知,我们还是选择相信神,祂必引领我们前面的道路。
刚好,女儿正值小学快毕业。若等她上了初中,要搬家恐怕就更难了。所以,我们找了时间「推销」搬家的消息给孩子。怎知,女儿负面反应激烈,痛哭流涕,蹬脚甩门!她不想离开她的好朋友。好不容易这两年,她在学校里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她不愿意离开。看到女儿的难过,我们心急,也心疼不已,深深体会这个抉择的代价是高的。我们多次劝慰安抚,女儿都不领情,甚至留了秘密信息在先生的电话里:「我永远也不会喜欢那里!」等了好一阵子,女儿的情绪才稳定一些。我提议,在还没搬家之前,让她和好朋友有更多出去一起玩的时间。她想了想,最终答应不再反抗搬家的决定。

感谢神一步步带领
从父亲的简单提示到真正搬家,实际经历了两年半,不断考虑、挣扎与反覆讨论交谈。
感谢神!在这段时间,我们有很多冲突的可能,却没有实质的冲突发生。几次与父母交谈中,尽管我们可以把自己的情绪锁定在过去的伤害痛苦,来讨取公道,造成僵局。感谢神给了我们饶恕的恩典!跟先生多次讨论中,尽管我们也可以把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避免牺牲。感谢神给了我们属天的眼光!面对女儿的不领情时,尽管我们可以强制要求她顺服。感谢神给了我们耐心的等待!
六个月前,我们终于搬家了! 每个人都有许多需要调适的地方。我与父母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发现我们的生活、工作习惯大有不同,对孩子的教养概念也差距悬殊。有些时候,爸妈说的话难免触动到我的敏感神经。从前我第一反应多是以冷战为胜,比较容易先封锁自己的情感,等他人道歉。但最近,我发现爸妈改变了。他们更愿意跟我沟通,我也慢慢尝试不再因为害怕受伤而关闭情绪。感谢神给了我多一点点的勇敢。其实,新的生活还有好多挑战等着我们。但因着神,我们知道,虽然这个事业传承的代价很高,但神的祝福却是更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