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㸃

尋常的一天下午,從學校接高中三年級的小兒返家,母子二人依循慣例往廚房餐桌移動。小兒佇立桌旁,義正辭嚴地說:「我認為美國敎育制度需要改革,妳的看法如何?」

我被他的提問撞擊了一下,心想:從我自己幾十年前成長於亞洲填鴨式教育,和看重升學考試至上的僵化教育體制,來觀察西方較側重個人特質並給予創意發展空間,感覺西方敎育體制猶如天堂樂園。因此,我沒有立刻領悟小兒身在其中有何困惑和掙扎。

「我感到西方敎育提供給你許多選擇的空間,你有許多選課的自由,學校鼓勵社團活動、社區服務,也重視發展運動技能,你可以用許多時間發展個人興趣、才藝,上課時間不長,下午不到三點就放學了。也參與各式各樣有創意的課程……那你覺得應該要如何敎改?」我溫和耐心地表達己見。

「我覺得老師不應該要求學生回家寫功課。下課後應該給學生時間和空間,去發展個人想做的事。教育制度必須考量個人需要。雖然我知道學習美國歷史對我有益處,但我不明白為什麼老師規定要寫65個名詞定義,這對我有何長遠的幫助呢?實在想不通啊!」他很嚴肅的提出個人看法。

「你下午未到三點已經放學了。想當年,我都是在教室寫功課、自修到晚上九點後才離開敎室……你覺得寫65個名詞定義好像沒什麼用處,但我相信在這個書寫作業的過程,你一定會受益,日後或許這些名詞會自然出現在你的文章中……」我覺得他的求學如騎馬奔馳草場,相形之下,我過去求學則似老驢背負千斤重擔爬泰山。

「你只是一味地護衛美國敎育體制,且認為沒有敎改的必要性,可見得你根本沒有專心聆聽我的言論!」他像洩氣的皮球,突然轉身離開廚房,逕自上樓回房……丟下老媽一人獨坐在迷霧中,不知為何母子世界的天色突然陰沉。

 

挪移溝通的路障

我自忖:我有說錯什麼話嗎?我的語氣和態度很溫和誠懇,為何母子之間的對話卻觸礁了?我內心安靜地與主對話:主啊!我們親子的衝突在哪裡?懇求聖靈老師親自指示我。

從孩子情緒的反應中,我後知後覺地想到,自己只用「理性語言」與孩子溝通,而經常忘記最有效的溝通黃金順序是,先疏解孩子的心情、感受、情緒,善用「感性語言」,來同理他當下被繁重課業壓心頭所產生對敎育體制的不滿。

我從霧區走出來後,便上樓找兒子,嘗試挪移母子間溝通的路障。

我輕扣他深鎖的房門,並探問:「你在睡覺嗎?媽媽想跟你聊一下。」我打開房門,瞥見他坐在椅子上沉思,臉上如結了一層薄冰。

「你還好嗎?」我輕問著。

「不好。」他寒著臉答道。

「為什麼不好?」我追問。

「你根本沒有在聽我說話,只是一味捍衛美國教育體系……」他答道。

「我剛剛有聽到你說要敎改……這是一個好主意。非常抱歉,你感到我沒有專心聆聽你,只是想表達自己的意見。」我覆述他的話。

「對啊!」他臉上的霜開始融化。

幾星期後,小兒下課回到家後,開口抱怨:「我的老師們非常殘酷!」

「為什麼老師們非常殘酷?」我追問。

「他們在放假期間,還給我們很多功課。」他發洩不滿情緒。

「對啊!他們太殘酷了!」我趕緊回應他的感受。

「我得上樓去讀完幾篇學術論文,就要開始著手寫研究報告了。」他感到被了解後,得到一股新的行動力,助他前行。

 

溶解親子衝突的冰點

回顧夫妻和睦營課程中,我曾學到衝突三層面:衝突在差異中、溝通裡及冰山下。仔細再思考上回親子衝突,呈現一個弔詭的情況:孩子主動引發話題的內容和方式,聽起來似乎是邀請我進行理性對話。若是如此,為何在彼此分析討論後,孩子卻產生負面情緒?而他的負面情緒,是一個重要指標,反應出他內在需要沒有得到滿足的失望,這猶如冰山下的情境。

那天孩子表面上用理性語言與我溝通,但其實他最深的需要,是要被聆聽、被了解、被接納和被無條件的關愛。母子產生衝突絕不是令人愉快的經歷。當我們學習解讀每個靈魂最深切的需求時,發覺都是渴望被愛、被了解、被接納和被尊重。那就是冰山下的美好景觀。

親子之間產生衝突時,自然突顯彼此的差異、溝通的障礙,甚或暗示冰山下深層的問題。若我們不願究察衝突的根源,或思想如何調整溝通的方式,經常性的衝突必然會造成「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的親子關係冰點。

從親子關係的冰點,聯想到父神為了解決我們與祂絕裂的關係,主動在天地間,搭一座永遠的天橋。祂差遣愛子來到人間,用感性、理性和流血捨命的行動語言,向我們表達愛、赦免、救贖和接納,修復我們和天父的關係,恢復冰山下有信、有望、有愛的永恆美景。

 

夏日熱情的陽光,終究會融化冰寒的冬雪。永不止息的愛,定能溶解親子衝突的冰點。

Blog Attachment

Related Blog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