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的話

3anni_4愛與衝突和睦事工會長 劉哲沛律師

「愛與衝突和睦事工」的異象是:

在衝突中,領受福音、活出愛!

一位宣教機構的牧者在瞭解「愛與衝突」的事工後,為我們下了一個註腳:「我們宣教是向外傳福音,你們『愛與衝突』是向內傳福音。」他說的一點都不錯。

大使命是要把福音傳到地極,大誡命要信徒彼此相愛;大使命是對外傳福音,大誡命是對內傳福音;大使命是對外遠處的工作,大誡命是對內近處的工作。信徒對內做好大誡命的工作,對外就更能完成大使命的工作。對內的福音沒有傳好,對外傳福音就會事倍功半。

「愛與衝突和睦事工」是把福音先傳給自己,再把福音向外傳的事工,關鍵就是「在衝突中領受福音」。

衝突中,當事人如何領受福音呢?

一位很期待我們事工發展的傳道人說:「如果『愛與衝突』能為教會界辦幾個大案子,就會有很多人知道,很多大小的衝突就會找上你們了。」感謝這位牧者的愛護。我想,「愛與衝突和睦事工」存在的目的,不在於辦幾個大案子,而是願意看到教會、家庭、職場與社區裡,當有人面對無法避免的衝突時,能看到自己的有限,來到神的面前;看到生命需要被對付的地方,願意認罪悔改,領受耶穌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救贖恩典。我們樂意看到神的兒女在衝突中,活出被基督寶血潔淨的見證,以生命來傳講福音的信息。

值此《愛與衝突》通訊創刊之際,我要說明「愛」與「衝突」和睦工作的三個基要特點。無論是婚姻家庭衝突也好,教會衝突也罷,和睦事工在所有人際關係的衝突中,不僅是「頭」,也是「心」,更是從「小」地方做起的工作。

和睦事工從「頭」開始

有人的地方就有衝突,衝突中的當事人都是關鍵人物。在衝突關口所作出的關鍵性決定,會影響關係的走向與後果。如:父母是家庭的領袖,婚姻衝突中如何回應,決定了他們把家帶往何處。

夫妻因衝突吵到不行,即使是弱勢的一方,他仍有許多選擇,如防衛、 逃避、攻擊、詆毀、反擊、築牆、對立、傷害、報復、冷漠、不理、不給對方所需、採取不合作態度等,甚至可以選擇離開或結束這個關係。當然也可以選擇採取另一個方式:謙卑自省、學習成長、尋求幫助,努力挽回他們艱難的關係。

教會衝突就更明顯地牽涉到領袖、長執和決策人員了。光是誰作決定,牧師、長執、同工會、還是會眾,就已經是一大學問。許多教會的衝突產生,就是因為我的意見不被採納,我的旨意沒有成就。當我們把拳頭舉起,放在自己頭上時,無論如何轉動,總是看不到頭頂上的拳頭。我們不得不承認自己是有限的,仍有盲點。但深知有一位比我們更高、掌管我們的主,眼雖不能見,祂才是真正的頭。

在衝突中,神仍然掌權。若沒有讓耶穌作主,沒有聖靈的同在與帶領,沒有真理的話語,沒有從天上來的智慧,整個團隊會莫衷一是,大家搶著做頭,很難有真正的合一。教會要合一,領袖要先合一 。

有間教會的三位長老,因教會人事議題無法達成共識。在陷入僵局時,長老團決議把議案送到由近 20人組成的長執同工會來表決。沒想到聯合同工會的執事主席卻把議案退回給這三位長老,告訴他們:「您們是教會的大家長,這件事如果您們搞不定,我們這些孩子也搞不定。請您們繼續禱告,尋求解決方案。」三位長老只好繼續禱告,努力協商,經過一段時間,終於達成共識,有個美好的解決,事情就這樣成了。

類似的情況發生在另一個教會,20 人組成的長執同工會將無法解決的議題,再往下送到會員大會去表決,結果分成了兩派。開會之前兩個陣營就開始拉票,最後結果就是:「完了!」造成大分裂,許多人離開教會。「成了」或「完了」,在乎領袖如何回應。領袖一念之間的決定,也決定了衝突的結果是和平還是重創。

和睦事工從「心」出發

化解衝突,不僅要向上看,仰望那在衝突中仍然坐著為王、掌權的神,更加信靠祂。也要向內看,更深的認識自己,看到自己的內心。在衝突中,我們的心被暴露出來。言為心聲,我們心所求、所想、所要的從我們的話語、行為、態度中一一顯示出來。我為什麼會堅持?堅持什麼?捍衛什麼?我為什麼這麼生氣?我想要避免什麼?我渴望被了解?渴望我的需要得滿足?

衝突時的回應,反應出我的心態。一次,我太太正在做晚餐,我到廚房幫忙倒垃圾。不經意間話就溜出口:「怎麼垃圾又滿了?家裡的垃圾都是我在倒。」太太立刻答道:「你為什麼抱怨呢?我今天做了早午餐,現在又趕著做晚餐都沒抱怨,為什麼你會抱怨東、抱怨西呢?」

經過幾次對話後,發現我講那兩句話是有問題的。我只看到自己倒垃圾,好像做很多事情,並沒有看到太太所做的比我更多,其實夫妻間沒甚麼好比較的。原來更嚴重的是我的內心:只有自己,沒有別人。這些垃圾都已經過清理,丟到垃圾桶裡了,我所要做的,不過是把垃圾拿出去丟。如果這些垃圾不在垃圾桶,而是散落桌上、地上,那不是更麻煩嗎?原來,這二句話反應出我缺乏感恩的心。我必需再次回到十字架下,求神賜我清潔的心,讓我重新有正直的靈。

和睦事工從「小」做起

詩篇十九篇記載了大衛王的高度及深度。大衛渴慕神的拯救,全心、全意、全力要把榮耀歸給神,他更進深到自己的內心,求神赦免他的罪,保守使他蒙悅納。

大衛所認的罪,大到「任意妄為的罪」,小到「隱而未現的過錯」,包括了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連這樣小的罪都要承認。他的意思是說:「神啊,求你救我完全脫離一切的罪。」

衝突,有如顯影劑,將心思意念中得罪神、隱而未現的罪浮現出來,好讓我們可以與神和好。

衝突起於人,和好始於神。神是和平之君,祂期待人與祂和好,祂在基督裡為我們預備了救贖,也盼望人與人和好,過和睦的生活。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讓我們從自己做起,從最小的地方開始,在每天的生活中時時檢視,我們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祈求蒙神悅納。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