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參加了CPR

我們參加了CPRImage_016

牟大明

「參加營會前,我們已經分居了。」「我來之前已經把結婚戒指摘下來了!」

「我以為我們的婚姻走不下去了。」「我們冒著雨,開了七小時的車,一路吵著來。兒子聽說我們要來參加夫妻營,就說那家旅館的牆壁最好厚一點!」「要不是為了孩子,我們早就分手了。」⋯⋯

「夫妻和睦營」(Couples’ Peacemaking Retreat,簡稱 CPR)的頭兩天,常聽到夫妻痛苦絕望的呻吟或是看似凡人無法越過的鴻溝:

「他永遠不能了解我。」「我可以為她死,但還是解決不了她的問題。」「三十年前的事,她永遠忘不了!」「我的心痛如刀割,可是他卻命令我不可以悲傷!」「我一生最不願意做的事就是傷害她,可是她卻受了很深的傷害。」⋯⋯

然而,到了第三天,神總是讓我們看到黑夜之後曙光乍現:

「我撿回了一個新的丈夫!」「我們也許會再吵,但我知道我們的婚姻是有希望的。」「我想起在婚禮中對神和人的承諾。」「我竟忘了,自己曾答應過要好好照顧她、疼愛她一輩子!」「我願意開始到教會去學習。」「我開始了解原來在他的冰山下,是極度的熱情,就像一座火山!」「我覺得背上的一個大包袱掉下來了。」⋯⋯

三天的 CPR 有笑聲也有淚水。這才注意到椅子邊的面紙竟是這麼好用!

北加州的 CPR

雖然從 2016 年到現在, 北加州只辦了四次

CPR,每次也只有 15 對夫妻參與,但成果是豐碩的。第一屆就有兩位多年沒有信主的先生在營會中決志,回去之後都各自在教會受洗;第二屆有一對夫妻是由女兒幫忙報名,因為他們關係不好,結果不但關係改善,先生也決志信主了;第三屆營會,聖靈更是大大作工,在結束前的分享裡,至少有七對夫妻承

認,如果他們沒有來參加,他們的婚姻幾乎走不下去;第四屆,有已分居的夫妻重修舊好,多年關係緊張的夫妻得到改善。更讓我們驚喜的是,第四屆的學員有三分之一以上是教會的牧者夫婦,他們謙卑順服地回應神的呼召前來學習。

CPR 是華人教會中,目前唯一站在信仰的根基上,針對「衝突」這個重要議題所舉辦的夫妻營會。很多學員反應,以前只接觸到理論或講台的教導,現在才真正進入衝突的核心,面對衝突,並學習解決的辦法。如果追問為什麼 CPR 如此有果效,正如一位

參與者的見證:「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和神玩了 30 年的捉迷藏,竟然在這三天中就願意接受祂。我想,因為神真的在這裡吧!」

CPR 的七次跟進

三天兩夜的 CPR 帶來強心針般的震撼,但它只完成了 50% 的工作,另外的 50% 則是營會結束後的七次跟進。有學員向我們反應:「你們應該先提醒與會者,CPR 的跟進更具挑戰性而且花功夫」,因為有七個要花時間去寫的作業。

根據統計,在夫妻衝突中,85% 的人希望對方改變。但衝突解決的基本要道,是先放下自己的堅持,看見自己眼中的樑木。雖然「樑木」有時被詮釋為「執著」或是「一份頑固的愛」,但我們發現,願意藉著禱告和聖靈的開啟,將自己的反省和覺悟寫在作業上的學員,都得到極大的啟發和幫助,並能落實 CPR營會的果效。

「我現在總算了解:不同意我,並不等於不愛我。」

「我曾經為了婚姻不順,想走上絕路,但神救了我。當我再回到家中,竟然沒有人察覺我的動機。我突然覺悟,自我毀滅並不能改變什麼,從此我要為主好好的愛惜自己,好好的活!」

「我想重新再辦一次婚禮!」

「每當我自艾自憐,覺得自己當了 30 年的煮飯婆,就會再掉入同樣的陷阱,只有憤怒和抱怨。」

「雖然節省是我原生家庭的良好傳統,但我卻讓配偶活在貧窮和不被珍惜的痛苦中,更何況配偶並不是一個浪費的人。」

「先生的沉默,原來是極大的智慧!」

「太太的催逼也是提醒我,該成為一家之主,負起領導的責任。」

「配偶的財務抉擇雖然使我們失去一筆金錢,但因我的接納,使對方和家人得著救恩,仍是值得的。」

「這麼多年的婚姻生活,我們卻越行越遠,越來越陌生⋯⋯我竟然沒有看到自己的責任!」

「雖然我的好意是要照顧到全家人,但我堅持的做法並不是他們想要的,也讓全家人都非常的難過!」⋯⋯

七次的跟進使同小組的成員,越來越能彼此了解、互相扶持,逐漸看清每個家庭互動的模式,個人

夫妻和睦營活動

Image_017

的思維再次得到省察洗鍊,分析沉澱。事實上,參加

CPR 營會像是看了一場很棒的現場廚藝秀,而跟進聚會才是讓自己有機會親自下廚,那累積的經驗和實際感受是真正屬於自己的。

加入 CPR 團隊―揮出最後一棒

CPR 的事工不是個人可以做成,而是靠整個同工團隊努力的。

我和先生孝文在 2016 年情人節,參加了第一屆北加州CPR 之後,經禱告參與服事。最主要的原因,是被同工們犧牲奉獻、全然擺上的態度感動。

「一個好的領導,在他上任的第一天就要想到他下任離去的那一天。」「愛與衝突和睦事工」會長劉哲沛和夫人王蘭馨不但將課程系統化,也將整個組織、事工訓練系統化。簡單地說,就是如果有一天他們不在了,這個事工仍然可以繼續往下走。

哲沛提到,一個事工最重要的特質是聖潔。神給他的感動是:「那不聖潔跌倒,在死前仍揮出最後一棒的是有福的,但那沒有不聖潔就能把握機會,揮出最後一棒的,更加有福。」他們夫婦常謙卑透明地將自己的衝突用作教學的例子。這也證明了一個真理,就是衝突並不可怕,適當處理衝突,反而使關係更經得起考驗!

真理使我們得自由。參加 CPR 最棒的就是了解到,衝突不再是一件壞事!衝突不再是必須刻意遮蓋避免的。這和「認知治療法」中,直接擊破長久以來隱藏在人心的錯誤觀念不謀而合,更能夠在衝突處理上,訂立合理可行的目標。

image

有人的地方就有衝突。衝突無法避免,卻不一定帶來負面的果效;衝突可以像 CPR 的金鑰匙一樣,是榮耀神、服事人,成長像基督的美好機會。

image

Blog Attachmen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