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溫柔的—牽手

那溫柔的一牽手

蔡越

先生握著太太的手,說:「這 20 年來,我媽媽一直和我們住在一起。我知道她有時挑剔你,你受了很多委屈。但是我一直沒有說什麼。對不起,是我沒有保護好你!」

太太的淚水奪眶而出!⋯⋯

這是今年五月,我和外子在南加州第五屆「夫妻和睦營」上,看到的一幀動人場面!參加營會的夫妻,為彼此多年的虧欠而道歉。牽著手,說出埋在內心深處的委屈、傷痛,也表達出對配偶的感激和認可,更學習瞭解對方的軟弱和需要。多年的傷口,就在彼此的愛和上帝的愛中,慢慢癒合!

沒有「一拍兩散」

三天兩夜的「夫妻和睦營」結束後,輔導和學員沒有「一拍兩散」,而是開始了 7 次的跟進課程。

跟進課程非常有趣,每次都笑聲不斷。上課前,每位學員都要按照不同的主題作作業,比如「站在衝突的肩膀上」、「心之所欲」、「在衝突中遇見主」⋯⋯

在寫「看見與看不見」這一課的作業時,外子按照老師給的作業格式,寫了最近發生在我家的一件事:

一、衝突經過:

太太邀請我,一起和她在電腦上看一部電影《蘇東坡》,我勉強答應了,隨便搬了一個凳子來看。但太太硬是把凳子換成了舒服的椅子給我。我不領情,認為她強迫我,於是就決定不看了。

二、在衝突中,我的看見:

首先,我看見自己的需要──凳子比較硬,有利於挺直腰板;如果電影看了一半發現不好看,可以隨時走,容易把凳子放回去;勉強同意看電影,但主權在我,應該按照我自己的方式進行。

其次,我「看到」太太有問題:強迫別人看電影,還要強迫別人按照她的方式進行!有點霸道,不知道尊重先生。凳子換椅子,其實醉翁之意不在酒,動機可疑。

三、在衝突中,對方的看見:

看電影是夫妻在一起的美好時光,可以增進夫妻的感情,分享心得,促進交流。這個電影時間較久,需要坐得舒服一點。太太甘願為先生搬椅子,服事先生,讓先生舒服。

四、重新對焦―我的新角度:

對人:我過於敏感,把太太的好心當作是她要強迫我、控制我。太太創造機會,讓兩人在一起甜甜蜜蜜,我卻不領情。中斷看電影,不懂克制,有點粗魯,也傷了太太的心。我應該感受到太太的一片好心和苦心,多存感激之心,多與太太溝通,體會她的感受,誇獎她的付出,小事上不堅持一己之見。

對神: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事情的背後其實都有神的美意,都有神的恩典,我應該感恩、領受,而不是自以為是地猜測。我應該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慢動怒,學習耶穌的樣式。

對己:謙卑自己,在屬靈方面成為家裡的頭,在生活方面願當太太的幫手、助手。去除敏感,以愛為出發點,通過愛心連結夫妻、連結家庭。

五、我的禱告:

主啊,我們本是罪人,是你用寶血洗凈我們,並饒恕了我們的過犯,求你去除我內心的罪性和身上的血氣,去除我的驕傲和自以為是,教我如何柔和謙卑,一切以愛為出發點,活出耶穌基督的樣式,活出新的生命,讓眾人因此就認出我們是你的門徒,成為榮耀你的見證!阿們!

溫柔的一牽手

當我在課堂上聽到外子讀出他的作業時,內心充滿了感恩。我完全沒有想到,他按照「夫妻和睦營」的教導,作了這樣的自我反省。我本來還有一點委屈,也頓時消失不見了,滿心是歡喜。

我隨即想起這些年,我對丈夫的虧欠──我一直本著「自己的丈夫,可以隨便」的原則,高興的時候,拼命誇獎他;生氣的時候,拼命批評他。如果在服事

教會時產生了分歧,我總是要求他聽從我的意見,因為我覺得我的意見更高明⋯⋯

我立刻向神禱告,求祂幫助我反省,不斷發現自己的問題,成為更好的妻子,讓丈夫生命中充滿快樂!記得英國作家蕭伯納說過:「你們想單身就單身,想結婚就去結婚,反正到最後你們都會後悔。」我原也以為,結婚多年後,所有的夫妻之間,愛情都應該淡了,應該是多親情、少愛情、無激情。然而在這次夫妻營上,當外子小心地撫摸著我的手,低聲歉意地說:「我的手有點粗糙⋯⋯」時,我的心裡有說不出的柔和──這樣的話,他很多年沒有對我說了。作了20多年的柴米夫妻,現在他居然感受到我的皮膚比他細膩,怕劃傷我,那一種愛憐,想必是愛火和激情在重燃!
我忽然明白了,夫妻之間的愛情和激情不是必然會消失。如果消失,是我們沒有找到正確的方式。主耶穌已經把水變成了美酒,讓人能痛飲愛情的甘甜。祂使愛永不止息!

神學家薛華(Francis A. Schaeffer)在《前車可鑑》(How Should We Then Live ?)中說:「當人獲得真正的內在價值時,自由便在其中。」通過「夫妻和睦營」,我發現,不僅是自由,愛也是如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