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最高法院對蛋糕業主拒絕為同性戀者設計結婚蛋糕是否構成歧視之判決

談美國聯邦最高法院

對蛋糕業主拒絕為同性戀者設計結婚蛋糕是否構成歧視之判決

Masterpiece Cakeshop,  Ltd  v. Colorado Civil Rights Commissioner

584 U.S. ___(2018)

 

【愛與衝突和睦事工】會長劉哲沛律師

案情摘要:

2012年同性戀民權婚姻合法化的問題在各州展開拉鋸戰的時候,有二位男同性戀Charlie Craig 及Dave Mullins來到了Jack Phillips在科州的蛋糕店詢問購買慶祝婚禮的蛋糕,當時科州同性戀婚姻尚未合法化,於是他們先到同性戀婚姻最前衛之一的麻州去登記結婚,然後再回到科州的Denver舉行家族親友的歡慶會。他們再次來到Jack 的店請他設計結婚蛋糕時,Jack說你們可以採購其他所有的糕點、餅乾、甜品、、我也可以幫你們設計生日蛋糕,但我不能為你們設計慶祝同性戀結婚的蛋糕,做這事與我的信仰互相抵觸。

二位同性戀者向科州民權委員會提出了檢舉,民權委員會介入調查,發現Jack在這之前已有了六次拒絕為女同性戀者做結婚蛋糕,民權單位的行政法官(ALJ)裁決Jack的行為違反了科州的民權保護法案CADA- Colorado Anti-Discrimination Act,歧視同性戀的同志須以懲處。

Jack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經營糕餅生意已經24年之久, 他禮拜天不開店,很照顧員工,支付他們比一般勞工市場更高的薪支,免息的借款給有需要的人,他說他的信仰依據就是聖經,並立志在生命中榮耀上帝。如果違反信仰,即使是生意很好的節慶,他也不會設計蛋糕來慶祝,例如他不做慶祝萬聖節(Halloween) 的蛋糕。Jack後來補充他一輩子也沒做過慶祝離婚的蛋糕,為同性戀者設計婚姻蛋糕,慶祝他們的婚姻與他自己的核心信仰價值相違背。Jack向科州的地方法院提訴尋求保護時案子很快就輸掉了,科州上訴法院也很快確認對他歧視對方的判決有效,最後科州最高法院拒絕再審理他的案件。於是官司上訴到,也被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受理至今。

關鍵問題:

州政府有治理州民、規範州務的權柄(State power),要求生意業者在出售商品,提供服務時不得以身體殘障(disability)種族、膚色、年齡、性別(sex)、性傾向(sexual orientation)、或婚姻狀況(marital status)等為理由歧視顧客。州民又有權利可以主張其宗教信仰及表達言論的自由,究竟這二者如何取得平衡?什麼時候個人的信仰必須屈就於政府的權柄?政府在實施平等保護法案時又如何確保州民可以擁有他們的言論自由以及表達信仰的主張?

聯邦最高法院判決重點: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於6/4/2018針對 Jack Phillips 面對違反科州民權保護法案CADA- Colorado Anti-Discrimination Act須被懲處提出上訴主張他在憲法上有宗教自由(Freedom of Religion)及言論自由權(Right to Speech)的保護一案做出了7對2票的判決,其重點如下:

一、 宗教自由的示範案件 – 本案的判決將是一個具有代表性示範性的說明案件(Instructive Example),澄清業主的宗教自由以及言論自由的界線是什麼。一個蛋糕店的師傅究竟在面對州政府實施法規時有什麼憲法上的權利得以主張時,其細節變得很重要,舉三種情形就可以知道業者是否可能牽涉到歧視對方,是有不同的程度:1)業主拒絕出售已經做好印有象徵性文字或圖案的蛋糕給同性戀者。2)業主拒絕在蛋糕上設計圖案或寫一些與他信仰相左的字眼。3)業主做了蛋糕之後,拒絕再出席與信仰價值相左客戶的婚禮場合。

二、州政府的敵意與不尊重 – 州政府在立法照顧一個群體或所有的群體的同時,不得否認另一個群體其憲法上的權益,在實施立法時比須顧慮到信仰的中立性(Religious Neutrality)。本案州政府對於Jack持有敵意及對立的立場(State Hostility)極其明顯,從案子的發展與審理紀錄上看得出來政府做出了准威脅的語言 1)Jack真誠信仰的主張完全未被尊重。2) 在政府的聽証會檔案裡有類似這樣的記錄:【、、、在歷史的發展上,我可以舉出成千上百的例子,無論是slavery奴隸制度、holocaust迫害事件,宗教以及言論自由已經被使用來做為進行歧視的事實。】3)事發之後,民權委員會的官員重申了這樣的立場:【如果你要在本州做生意,又面臨州法規將影響你的信仰價值系統時,你最好(放聰明點)做出你自己的妥協來】。

三、Jack的言論與思想表達的自由權 – 政府不得箝制人民的思想。Jack認為自己是藝術家。他的店名叫Masterpiece Cakeshop(傑作蛋糕店)。店的logo標誌也很特別,是色板和毛畫筆加上攪拌器http://masterpiececakes.com/wedding-cakes/ 他在設計一男一女的結婚蛋糕時通常需要與當事人坐下來商談,對於蛋糕的造型、款項、配料、色澤、切角、、、美感、質感、味感都會面面俱到,裡面到處充滿學問。Jack甚至會參加婚禮參與當事人的慶祝與歡樂。要求Jack為信仰相左的人士效力,並做違法他信仰的事情,等於是強他所難,犧牲了他在言論思想表達的選擇與自由。

四、增加同性戀婚姻的權益,不能因此而減少宗教與言論自由的權益 – 在同性戀婚姻合法化案件和此案都負責撰寫多數票判決書的甘迺迪大法官(Anthony Kennedy)說他在上次的判決是就可以預期在同性戀婚姻合法之後會帶來的許多言論上的論戰,你可以表達你對一個判決的意見,認為那是不道德的判決,你也可以提出少數派的意見。增加同性戀者婚姻的權益並不減少另一個憲法上宗教信仰及言論自由的權益。同性戀婚姻合法案子並不是拿來做為強迫其他人必需沉默,不可以表達不同觀點的案子。The freedom of speech could be essential to preventing Obergefell from being used to “stamp out every vestige of dissent”.如果你反對同性戀者的婚姻到最後變成了社會上在別人都已接受之後的少數時,其實你的言論就不再具有什麼影響可言,就更應該被保護。這些觀點與討論是被預期的,是正常民主社會表達言論自由的一部分。另外,在論到結婚的事上,在美國第一憲法的保障之下,同性戀者知道在美國的牧師、傳道人將會拒絕為他們證婚是在預料之中,平衡兩邊的權益,同性戀者應該知道這不算是對他們有什麼嚴重的不尊,也應該無損於他們的價值。

結論:

本案界線了第一憲法修正案的宗教自由與言論自由的主張不因2015年美國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案件所影響。原來推動同性戀婚姻合法化最有利的主張【河水不犯井水】的界線在7對2票的表決下、在同一位大法官的筆下應該算是塵埃落定。這幾年來極端的民權法律訴訟團體,特別是像是在加州這樣的州,把一些反對同性戀婚姻或表達反對意見的人(不管是教會界或社會界人士)動不動就扣上仇恨團體的帽子,威脅提出歧視同性戀者的訴訟,造成許多的驚惶、困惑與社會動盪,期待因為這個案件的澄清得以平息下來。彼此尊重,也可以平和的表達彼此不同的觀點,至於真正的影響有多少可能不是在言語的論戰上,更重要的是,在彼此的尊重、表達與互動中帶來關係的和諧。有些在冰山下的核心價值可能帶出來的一些衝突,祈求上帝給我們智慧有和諧的回應。

附上兩個相關的LINKS:

  1.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判決書

https://www.supremecourt.gov/opinions/17pdf/16-111_new_d1of.pdf

  1. Justice for Jack中文版影片介紹 – 愛與衝突和睦事工授權翻譯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9yO4pgHVVU&t=42s

182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