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神讓分裂的教會再合一

 

 

 

 

 

 

甄世平牧師(西米谷基督教會)

 

前言

這是一個生命的故事,是神憐憫和恩典的見證,是人需要在神面前敬拜的降服。不能用所謂的「方法」或「訣竅」來解釋,由原教會分裂出來的教會,二十年後,兩個教會竟然能再合成一個。

加州西米谷基督教會,是兩個在1993年分裂的教會、於2012年9月開始再合成一個的教會。如今,弟兄姐妹沒有人會再強調自己「原屬教會」的不和諧或結黨現象,代之而起的是「我們西米谷教會」,充滿「認同、一家、一體」合一、和諧的教會了。

容我分享,這個主恩典憐憫的教會成長故事……

 

面對北美牧會的挑戰  

1996年,神呼召我來北美事奉,來之前就有多人忠告:「北美是個臥虎藏龍的地方,要小心啊!北美站在台上講道的牧師,和坐在台下聽道的牧師人數是一樣多。」「世平啊!要小心,美國教會不是那麼好待的地方。」到美國牧會,一方面是自己的負擔,另一方面也有主清楚的引導和啟示,因此我毅然決然踏上美國。

果然,我所遇見的事和大多數在北美牧會的牧者所遇見的一樣。一年後,我已經無法再忍受牧會的煎熬和內心的壓抑。正準備「打道回台」時,神透過祂的話:「要至死忠心,就必得生命的冠冕」,警告我這個逃僕。我流淚主前,再次悔改認罪。由此證明西米谷基督教會的合一,不是因為我這個傳道人的緣故,因為我知道自己是何等軟弱不堪。

2000年,神清楚帶領我離開所服事的教會。「對北美牧會認知不夠,需要到北美的神學院進修,進一步研究了解北美華人教會所面臨的困難及挑戰的真正原因。」我這樣向教會說明,這也是我內心真正想明白的。於是,我進入神學院進修,就在此時,康谷華人宣道會(Conejo Valley Chinese Mission Church,後改為「康谷華人宣教教會」,簡稱「華宣教會」)來找我求幫助。由於我想了解北美教會,而華宣教會是個小教會,就決定一邊讀神學,研究探討北美教會的問題,一方面也藉由華宣教會這個「小」教會,來實際觀察教會的問題所在,所謂「由小看大」。

 

嘗試用聚會來化解

與弟兄姐妹相處後,了解了華宣教會的歷史,才知道她是1993年由千橡教會分裂出來的教會。起初約有七十人上下,我去時,人數已不到二十人。牧養二年多後,我發覺「教會分裂」對弟兄姐妹靈命的影響非常深遠,所受的傷與傷害也非常的大。向神禱告後,我知道唯有「和好」,才可能醫治弟兄姐妹靈裡的問題。

2003年,教會大大慶祝成立十週年之際,我們訂定了主題:「基督是我們的和睦」;邀請當時與華宣教會有關係的牧者:一位前任華宣教會牧者、一位千橡教會牧者、一位在千橡教會受傷被請離的牧者(卻常常幫助華宣教會)以及我(現任華宣牧者)四位傳道人,一起站在台上,想藉此見證在過去的歲月中,雖然我們因為意見不同、方向不同、做法不同或決策不同而起紛爭,正如保羅和巴拿巴為馬可爭、保羅為律法與彼得爭,但他們終究用和好的見證,向世人證明基督的愛戰勝一切。感謝主!那天我們做到了一起站在講台上,一起見證神的恩。

但我發現,華宣教會的弟兄姐妹並沒有因這次的見證,靈裡得到醫治釋放。從此,我知道教會的合一,不是一種宣告或是聚會或是其他表面的握手言和,可以得著的,只能不斷地靠著禱告來尋求神的引導和帶領。在弟兄姐妹還沒有得到醫治和釋放之下,我繼續牧養教會並仰望主的施恩。

 

兩間教會能不能合作?

2007年有天,千橡教會的牧者來找我,說:「甄牧師,我們兩間教會實在離得太近了。」的確,自分裂後,兩教會各在一條街的頭與尾,這也是造成教會間的干擾問題之一。華宣教會是租用外國人教會,千橡教會是自己的會堂,因此,華宣教會實在應該找遠一點的地方聚會才是。

不久由於神的帶領,教會有多位弟兄姐妹由千橡地區搬到另一個城市西米谷居住,我們就開始在西米谷地區尋找場地。

2009年9月,華宣教會搬到了西米谷(Simi Valley)。本想也許問題可以因為距離變遠而有所改變,沒想到同年11月,千橡教會在西米谷地區開始「植堂」,名為「西米谷華人基督教會」。這讓許多弟兄姐妹忿忿不平了。但感謝主!西米谷是一個長型的城市,兩教會雖仍是一頭一尾的距離,卻比在千橡遠多了。

其實,西米谷地區是洛杉磯北區的一個「艱難區」。早在1990年起,就有好多華人教會想要在這裡植堂,但到2009年止,沒有一間教會植堂成功。沒有想到,2009年就有兩間華人教會來到這裡──可見神的心意和祂的時間到了。

2011年,又有聽聞教會分裂事件發生。我傳福音時,福音對象甚至說:「甄牧師,請你把你們那些教會不合的問題搞好了,再來跟我傳。」我垂頭不語,沒話可答。我向神禱告:「主啊!求祢興起,讓軟弱的教會重新恢復合一的見證。」

十二月底,我因為參加美西華人差傳大會(CMCWest),向神立下早起為教會禱告的心志。從新的一年1月1日起,每天早上五點鐘就起床,裹著棉被、開著暖爐、跪在主前禱告。

2012年五月底,西米谷華人基督教會的長老打電話給我說:「甄牧師,我們兩個在西米谷地區的華人教會能不能合作?」我想「合作」有什麼不可以的。

因此,約在某個餐廳見面交通。為求慎重,我帶著一位華宣教會同工前往,西米谷華人基督教會來了兩位長老。當我問到:「是要一起辦佈道會呢?還是辦退修會或特會?」

「有沒有可能兩個教會合成一個教會?」西米谷華人基督教會長老提出。

我一聽,就說:「這事我沒有辦法以個人來回答你們,等我回去將此事與同工們談過再說。」(待續)

Blog Attachmen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