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與帶領-服事之路

在鄉下長大,家裡有七個小孩(5男2女),我在男孩中排行老么,習慣接受照顧,不需要負「作頭的」責任。記得父母講最多的一句話是:「你只要把書讀好就好了。」從小被照顧加上排行的緣故,作「跟班」比作「帶領」更習慣。長大讀法律考上律師也信主後,雖有自己的事務所,三十年來協助許多華人教會機構或神學院,我的角色都比較是「跟隨」與「服事」領袖們。我喜歡也習慣「作老二」,在一旁敲邊鼓,跟隨其他人的帶領並服事。成立機構當事工發起人,是上帝的呼召與聖靈的催促,比較不是我本意,但神的美意卻要藉此督促我學習帶領。

請閉上眼想一想,一些人走在前頭,帶領、影響我們人生的道路與方向、想法作法與選擇,他們都是怎樣的人?具備什麼特質?如何帶領我們?為什麼他們能或甚至不能有效的帶領?

「僕人」領導與「牧羊人」領導

生命影響生命,帶領者深深影響跟隨者。許多有關領導的著作或理論大多著重領袖發展,恩賜發揮、品格塑造、團隊建立、領導模式,然後進深到關係的轉化等。領導的對象分為二方面:個人生活角色與組織團隊的帶領。至於領導人的形象,林林總總,有運動教練、學校老師,旅行嚮導、指揮家、探險家、啦啦隊長、精神導師等。發展至今,最具代表性的圖畫當屬「僕人」及「牧羊人」了。從歷史時空來說,「牧羊人領導」應更早被廣泛研討引述,但一般人較熟悉「僕人領袖」的教導。

僕人領導(Servant Leadership):企業界管理大師 Robert Greenleaf在1977年寫的《僕人領導》經典之作,影響了無數學者與管理者,回應了工業時代金字塔權力的弊端,說明帶領管理必須有人性化的僕人領導,不可強調階級和地位的差異,才能建立有效的組織和社群(註1)。其實,耶穌在回應猶太宗教領袖嚮往高階權位的治理,以及門徒爭論誰為大時,就提出「在你們中間不可這樣」的命令:「外邦人有君王為主治理他們,有大臣操權管束他們。只是在你們中間,不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誰願為首,就必作你們的僕人。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太二十25-28)耶穌用祂的生命帶領門徒,在神的國度裡影響了成千上萬的跟隨者。

牧羊人領導(Shepherd Leadership):這個領袖典範來自聖經中最膾炙人口的詩篇二十三篇,他以牧羊人形象出現,所做的也是僕人工作,以群羊的需要為主,為他們找水、找食物、包紮傷口,情況惡劣時背著走。牧羊人確實有很多服務性的工作,但不限於此。「牧羊人領導」將領導置於追隨之前,領導是追隨者的榜樣,他有異象、有目標,知道把羊群帶到哪裡,好比聖地嚮導對目的地的歷史地理文物早已研究,去過多回,哪裡是青草地、溪水旁,何時要翻山越嶺勇往直前,何時須放慢腳步,甚至要回頭堅固特殊羊,都存在心裡,瞭若指掌,並給予合適帶領(註2)。

讓跟隨者成為夥伴關係

一位極富經驗的傳道人分享他帶領年輕人事工的三步曲:做給他們看,跟他們一起做,放手讓他們做。跟隨者從零經驗到練就成為大師級的導師,甚至成為領袖的夥伴關係,通常須走過下列「帶領」的階段:1、新生:剛入門者。2、生手:受訓練者。3、熟手:已可以獨立運作者(被授權、認可與肯定)。4、大師/教師:技術高超可以教導人者(肯定與自治範圍)。5、夥伴關係:一起商量決策。

當然,關係的互動是雙向的。我們假設好的領袖就會帶出好的跟隨者,好的跟隨者也會全力配合順服,緊緊跟用心學,以免趕不上領導的異象及團隊的腳步。但君不見有一些團隊定好方向往前行,後面的人卻未跟上,甚至走去自設的方向,脫離了隊伍。一個好的前導,會以「服事」為宗旨,留意跟隨者有沒有跟上隊伍?為什麼沒有?耶穌用尋找迷羊的比喻,說明「好牧人」照料羊圈裡的羊有草吃,並努力付出代價急切去尋找那隻迷失的羊。

對跟隨者而言,哈佛領導叢書的作者Barbara Kellerman在《跟隨Followership》一書中,將跟隨者按其委身投入的程度分成:旁觀者Bystanders、參與者Participants、積極投入者Activists,及效忠致死者 Diehards。這些參與的程度可能只是委身於一個核心信仰及理念,不一定是效忠某個領袖(註3)。Kellerman定義跟隨者顧名思義就是跟隨,在權柄、決策及影響上附屬於帶領者,但她從許多企業組織的興衰與改變提出,跟隨者有相當機會對領導,特別對於「不好的領導」或環境,仍然可以發揮正面的影響。

不管是個人帶領或組織團隊的建立與帶領,領袖與跟隨者是彼此信任與互相支持的關係。跟隨者委身服事,忠心跟隨,也藉此成長;領袖有異象,組織有帶領,團隊有士氣,並負起照顧的職責,方能成全。二者對於團隊的方向,運作與前進都是相輔相成,密不可分。

當衝突來臨時:以服事來解套

若遇見好領導,跟隨者將受惠無窮,反之,碰到追求私利的領導者或是競爭的跟隨者,雙方都將承受一些掙扎的過程與痛苦。《學耶穌領導 Lead Like Jesus》的作者Ken Blanchard及Phil Hodges用「驕傲」與「恐懼」作為領導兩端衝突線的負向心態,說明一些不好的「領導或跟隨」會產生拉扯與影響如下(註4):

1領導者驕傲,跟隨者也驕傲,則彼此會產生衝突與競爭。

2若領導者恐懼跟隨者會超越,而跟隨者擔心被利用,彼此充滿懷疑與不信任,將會導致團隊的癱瘓。

3若跟隨者害怕被利用,但領導者以「服事」來帶領,關係仍可維繫,事工尚可逐漸完成。

4若領導者心存恐懼,而跟隨者仍忠心服事,則帶來事工的見證。

「跟隨」與「帶領」是一體的兩面,互為影響,一個團隊的成敗關鍵在於彼此服事。「服事」帶來信任,「服事」克服衝突,「服事」挽回僵局,「服事」創造雙贏,「服事」把人際關係帶到最美境界。

Kellerman在書中最後一章「轉化 transformation」裡,特別呼籲領袖擁有位份、有決策權,不宜輕看自己的帶領角色。畢竟,沒有跟隨者就沒有領袖,領袖學應該擁抱跟隨學,就像騎二人或多人協力車(tandem bicycle)一起努力邁向前景。

註:1、Robert K Greenleaf, Servant Leadership: A Journey into the Nature of Legitimate Power and Greatness《僕人領導學:僕人領導的理論與實際》(啟示,2018)。2、David Davinport and Blaine McCormick, Shepherd Leadership《牧羊人領導》(啓示,2004)。3、Barbara Kellerman, Followership: How Followers Are Creating Change and Changing Leaders, (Harvard Business, 2008) 。4、Ken Blanchard and Phil Hodges, Lead Like Jesus 《學耶穌領導》(橄欖,2009)。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