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與跟隨?先認識團隊!

過去三十年,我曾在三間中型的華人浸信會教會擔任全職牧者,每間都有三種或以上語言的群體,近十年的牧養。在跟隨三位主任牧師的年日中,深深體驗了他們按個人能力及恩賜來領導和牧養教會。

一位是屬於社交型的,一週七日都在外接觸人、探訪會友。他與教會主要領袖維繫著緊密的關係,並發揮其獨具一格的影響力;一位是讀書人,知書達禮,溫文爾雅。四十多年的講章從未重複,會友名字過目不忘,有著屬靈父親風範;一位是魅力領導型,英華外發,無論去哪間教會,他顯著的音樂恩賜和領導力,總是帶領上百的年輕人認識主、加入教會。

他們的經驗讓我後來在接任教會主任牧師時,有許多參考的模範。特別在回到東南亞的華人教會中服事,透過與當地牧者長輩的分享和接觸,讓我多了些比較和觀察。其中最顯著的發現,就是華人教會普遍缺乏團隊的體驗和實踐。

認識團隊

我們現今對團隊的觀念不會陌生。但什麼是團隊?不能說人多了就是團隊,教會可能有幾位牧者和領袖同工,但不一定就有團隊關係。若教會只是匯聚許多「個人」的團體,這種「個人」的團體與使徒保羅所說「彼此」或「互相」的肢體關係,可能相距甚遠。今天教會有許多「個人」例子:「個人的使命」、「我的屬靈看見」、「我的負擔」。尤其那些在台上人前的位份,如崇拜主領、音樂琴手、詩班員、聖經課程老師。其中「個人」色彩,往往比「團隊」更為凸顯。

有沒有可能,我們對關係的特性,包括群體生活,什麼是團體和團隊都還是陌生、表面的?或者說,我們還沒有真實體驗過群體或團體的關係,對於關係的連接還是模糊的。同樣的,教會牧者或領袖不一定都曉得團隊關係的特質。我們比較熟悉的是「現成」的家庭和家長成員,學校同學和工作同事的群體關係,再以這些經驗來帶領團隊。

我認識一位年輕人,神學院畢業後到一間宗派教會事奉,教會有兩位牧師、一位幹事和領袖代表。從開始上班到她離職去美國進修的四年間,牧師從沒有找過她開會,也沒有和她商討教會事工配搭,甚至沒有一起吃過午餐。在她模糊的印象裡,這位牧者就像家中不苟言笑的長輩。

我也認識好幾位曾經是企業總經理和擔任高層的主管,後來蒙召擔任教會主任牧師。很自然的,他們的領導就帶著企業界的工作模式,包括要求業績表現,每週每月的文字報告,嚴格的機構程序等。他們的教會至少有十幾位傳道人和秘書。初上任時,教會董事部非常滿意,但同工卻苦不堪言。這些主任牧師習慣獨自發號施令,似乎只須向董事部負責。給同工的感受是,他們是從世俗的總裁,轉變成了教會的總裁。傳道人比較像員工,團隊的型態比較功利性,欠缺了對團隊的認知,例如團隊的生命階段。

團隊的特質

事實上,團隊是有其社會性和群體特質的。管理學者Bruce Tuckman告訴我們,由個人所組成的團隊有生命發展的階段:從形成期、凝聚期、激化期到成熟期(註)。

開始階段,彼此關係尚未建立,瞭解與信賴不足,尚在磨合中。團隊還沒建立規範,對於規矩尚未形成共識,這時矛盾內耗很多,一致性很少;漸漸發展到品嘗甜美果實的階段:團隊成員逐漸瞭解領導者的想法與組織的目標,因熟悉而產生默契,對於組織規矩也漸漸瞭解,違規事項逐漸減少。這時日常事務都能正常運作,領導者較少費心,也能維持一定效率;當團隊的關係越成熟,領導人所需要使用的權力也相應越小。這個領導會發現,繼續的決定就不是他個人的事,必須包括團隊成員的想法和所關切的事。允許不同的意見與看法,目標由領導者制定轉變為團隊成員的共同願景。團隊關係從保持距離,變成互相信賴,坦誠相見,規範由外在限制,變成內在承諾。此時期團隊成員融為一體,為團隊奉獻,智慧與創意源源不斷。 

成熟團隊的領導,是個人越來越隱蔽,團隊越來越凸顯。

重建團隊

牧會期間,我為了獲得教育工作者的身份,報讀了澳洲大學的領導學教育碩士學位。兩年課程中,深刻體會領導學的專門學問,與神學院修讀的教牧領導大不相同。神學院的領導學看重神學觀和聖經原則,較多偏向觀念性(基督的身體)和道德性的(彼此相愛)。而大學所提供的課程兼備理論,強調研究和提供實踐。

我主修改變領導學,就是領導機構團隊進行必須要的改變。團隊改變是一個過程。就好比要改變冰塊的形狀,打碎它是一個方法,也可將冰塊溶成液體,在新的容器裡結成新的形狀。改變由人所組成的團體,也有階段性的過程。不認識群體性和團隊的特質,而直接進行改革將付出關係被影響的代價。這也說明,不少牧者以個人屬靈負擔為名,在接任後強行改革,無論是神學性的立場或結構性的問題,其負面結果的例子很多。

雖然我們都講團隊,卻不一定有團隊的經驗和實踐。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我們缺乏對群體性(群體心理)的瞭解。按照聖經對群體道德性的教誨,我們表現出來的比較是信仰的概念而非群體所需要的實踐方法。

例如,早期傳統教會中,無論你到哪個宗派教會,崇拜的禮儀模式似乎都是固定不變。但這不是所有人都習慣和接受的,而堅持這種一個尺寸適合所有人的觀點,讓教會承受了神學性和福音工作等多方面的虧損。現在我們都體驗到,若無法敏銳地認識今天社會的群體性,教會就不再吸引新一代群體,不只是未信主的,連那些在教會成長的一代都漸漸留不住了。

因此,在有許多不同個人的教會團隊中,我們要按照不同的特質認識他們,配搭他們成為團隊。團隊中,許多衝突和矛盾是出於無知或不知,包括不認識自己、他人和團隊,領導更應有這些知識瞭解。

作為牧者,我們的使命和目標是不變的;帶領教會傳揚福音,然後培育人成為跟隨主的門徒。過程中,我們祈望傳遞聖經所有的教導,包括歷代傳承下來的屬靈生命和教會生活,然後期待他們都成為我們心中理想的好基督徒。但聖經的立場和上帝的心意不僅僅停留在個人,而是要建立基督徒的群體、團隊。所以,在教會的領導上,我們可能要重新再學習團隊的功課,為未來教會重建基督徒團體和團隊。(作者為新加坡基石教會主任牧師,情商教育工作者,講師)

註1.  S. McCahan, P. Anderson, M. Kortschot, P. E. Weiss, and K. A. Woodhouse, “Introduction to teamwork,” in Designing Engineers: An Introductory Text, Hoboken, NJ: Wiley, 2015, pp. 219-246.  

Blog Attachmen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