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逆向領導的藝術

我曾在某大公司工作約十年。前六年,我的上司據說是全公司「最難伺候」的老闆之一,很多人為我能生存,沒有抱怨,似乎很歡喜而希奇。當老闆離開後,我先是直接向前老闆的老闆匯報。之後四年,這位老闆又先後安排我到另外三個小老闆那裡工作。我決定全時間傳道要離開公司時,問他為什麼頻繁地調動我。他說:「我發現你跟隨任何人,都會讓老闆滿意,所以他們臨時缺人時,就調你去解燃眉之急。」又問:「你是怎樣讓別人覺得難以相處的老闆對你滿意的?」我回答:「按照聖經教導,效法耶穌做人作工。」 

當好的跟隨者

耶穌基督是創造管理宇宙萬物的神,三一真神的第二位格,萬主之主、萬王之王,「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穌基督來的」(約一17)。但是,祂卻把自己放在天父跟隨者的地位。祂聽父的話,照父的心意做事(約四34,五30);只做父做的事,完全照著父的樣子做事(約五19,八28,十四10);把榮耀歸給父神,人帶到父的面前(約十一41-42,十二44-45)。因此,「當好的跟隨者」,是我從約翰福音裡學到的做人做事藝術。好的跟隨者才能成為好的帶領者。

耶穌是教會的頭,不僅因為祂是神、無罪、大有智慧、知道人的心(約二24-25),祂順服作父的跟隨者,在人面前也甘心作僕人。馬太福音記載,耶穌教導信神的人如何作領袖(太二十25-28),祂先身體力行了。約翰福音也記載,祂為門徒洗腳(約十三14-17)! 

我原是「寧當雞頭不當鳳尾」的人,不但「敢於」也「善於」頂撞或譏諷帶領者。被中學同學「譽為」「腦後長反骨的人」,上了大學,更是對抗輔導員的領軍人物。工作後,曾衝著科主任、醫院院長、大學校長拍桌子。我逐漸懂得跟隨的藝術,是到美國後,耶穌基督的救贖臨到我,讓我知道拒絕跟隨的根源是驕傲,驕傲是大罪。於是我求聖靈拔掉我的驕傲毒根,聖靈就藉著耶穌為門徒洗腳和祂甘心作跟隨者的經文,讓我開始品嚐聖靈果子的味道,進而逐漸享受當好跟隨者的美妙。

教會是基督的身體,帶領者和跟隨者都是這充滿耶穌生命有機體的一部分,互為肢體。在生命共同體裡,帶領者和跟隨者在彼此相愛中,彼此聯絡、接納、親熱、相顧相助;在彼此同心中,彼此服事、教導、建立、順服;在挫折中,彼此體恤和勸慰;若有矛盾或不小心傷害了對方,就要彼此包容、饒恕、認罪和代求,也彼此勸誡勸勉,以保守彼此聖潔與和睦。

反依賴行為

《領導力的本質》(註)一書提到,帶領者和跟隨者共生於組織機構裡,誰也離不開誰。跟隨者無法與帶領者建立正確關係的極端表現:一是反依賴行為,一是過度依賴行為。二者都會給組織造成損失和破壞。

反依賴行為,就是凡事堅持自己的觀點和習慣,抗拒完成任務,這是跟隨時容易出現的錯誤傾向。

我作執事時,曾跟隨一位長老學習管理特會。長老有長老的經驗,我有我的想法,同工也七嘴八舌,要如何跟隨長老,又使眾同工可以配合?我禱告後,給自己的要求就是放下自己的想法,專心學習長老的做法。我提醒自己,長老願意訓練我,是神的恩典,即使我覺得長老的經驗不適用於今天,只要不是危機情況,我都照辦。或許效率不高,或引來抱怨,都甘心承擔批評。我不口裡說:「這不是我的主意,是長老讓我做的」,心裡也不作類似「跟這個長老真窩囊」的訴苦。我常對同工說:「對不起,我還在學習。您的建議很好,這次來不及修改,請您辛苦一下,咱先把特會盡可能辦好,總結時一起理一理,下次提升。」如此兩年之後,長老就放手讓我全盤負責籌備了。跟隨的過程中,我觀察和發現到許多同工的恩賜,注意尋找願意跟隨且可以有突破的同工作為接班人。我獨立帶領特會的第二年,就開始培訓下一代同工。如今,我們教會又有兩三位,可以獨立組建大型特會的籌備團隊。

過度依賴行為
過度依賴行為,就是跟隨者對帶領者沒有積極正面的影響,或說沒有什麼幫助。一個謙卑又盼望帶領者成功的跟隨者,不但讓帶領者錦上添花,也會雪中送炭,這樣的跟隨者是「逆向領導」帶領者。

我剛當長老時,有一次發現,有些老長老和老牧師在處理一件事情上有潛在危險。我為此禱告一星期,最後一個一個單獨找他們禱告和分享看法。我告訴他們,用這種私下提醒的方式,是因為他們是我的帶領者,我希望跟他們學習成長,不願意他們失誤跌倒。我的想法並不一定正確,但我們都不願意教會出現動盪,我們多聽會眾和同工的不同看法,多禱告、謹慎判斷、智慧地修改計畫和果斷決策推動。我與他們有多年良好的關係,開誠佈公地諫言,絕沒有抗拒、羞辱、拆毀他們的意思,盼望他們更上層樓。事後,有人作了調整,有人堅持不變,結果調整言行的站立住了,堅持己見的跌倒了。

這樣的「管理上司」是一門藝術,難度非常大。因為跟隨者不可能完全明白帶領者的心意,體會帶領者的壓力。而有遠見又謙卑的帶領者,一定也常為不能事事把握神的心意,不能了解所有跟隨者的想法而作難。因此,帶領者地位越高,越期望跟隨者在具體事工上幫助他們,或說「逆向帶領」他們。為了帶領者更成功,團隊合作更健康,教會持續興旺,神得榮耀,跟隨者應該在負責的範圍裡,有智慧地「逆向帶領」帶領者。事工成功之後,一定要把功勞歸給帶領者,因為事工的成功不是一個跟隨者「逆向帶領」的功勞,是團隊努力的結果,而團隊努力的核心是那位帶領者;反之,帶領者也應明白沒有這些跟隨者,自己便一事無成,要把榮耀歸給神,並更加感激跟隨者,更謙卑地服事跟隨者。

跟隨,是基督徒要終身學習的帶領藝術。耶穌最初召門徒時,就說「你們來看」(約一39)。如今我當牧師,很多人在看我;耶穌召門徒的另一句話是「來跟從我」,弟兄姐妹也在看我怎樣跟隨耶穌。他們會通過看我怎樣跟隨人,來看我如何跟隨耶穌。保羅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林前十一1)牧師若不是好的跟隨者,怎麼能期望弟兄姐妹成為好的跟隨者?讓整個教會跟隨基督呢?當然,一定會有不好的跟隨者,但我們需要定睛耶穌,按照聖經教導行。耶穌基督復活後升天前,對彼得兩次說「你跟從我吧!」(約二十一19、22)是的!不論別人怎樣,我要跟隨,唯願「祂必興旺,我必衰微」(約三30)。

註:斯圖爾特‧克雷納(Stuart Crainer)、戴斯‧狄洛夫(Des Dearlove)著,《領導力的本質(Thinkers 50 Leadership: Organizational Success through Leadership)》,葛志宏、孟麗譯。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7年。https://item.jd.com/12771175234.html

Blog Attachmen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