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領袖跌倒時

   十多年前,我們全家固定到社區,一間以白人為主的千人敎會敬拜。教會主任牧師師母很有人緣,得到會友的喜愛。

    不料,有個主日步入會堂,立刻感到深沉黑暗的氣氛籠罩。敬拜過後,副牧師上台,紅著眼睛,哽咽對大家說:「主任牧師已經離開我們。他多年在菲律賓短宣,有外遇。上週外遇事件曝光,他當場承認過犯,並說不會再回來擔任主任牧師職份。我在此把牧師親筆寫的道歉信唸給大家聽……」教會準備了許多卡片,要會眾禱告後,寫下鼓勵的話給牧師和師母,放在籃子裡,當天下午會把卡片送到牧師家。

    崇拜後,大家紅著眼眶步出會堂,沉重的心情,彷彿末日降臨,心靈天空一片墨黑。我們小組員們聚集在一處,彼此擁抱,默然無語。

    事發後,我哭了三天。我一直敬愛主任牧師,為他對妻子不忠、使家人親友會友痛不欲生、身陷網羅、沒有屬靈同伴關顧,感到深切的悲慟。一些會友因牧者的跌倒,不再到教會。對他們來說,領導出軌,比許多不信者或跟隨者的品格還糟糕,不禁懷疑基督信仰的價值與意義何在?那情景彷彿牧人摔到懸崖下,尾隨的一些羊群也跟著跌入萬丈深淵,令人噓唏不已。

    主任牧師離開後的隔週主日,副牧師傷痛地分享:「有些人會疑惑,為何牧師出軌多年,但上帝仍使用他在台上傳講的服事幫助人,而且教會人數一直增長?那是因為神尊榮自己所說的話,如以賽亞書五十五章11節說:我口所出的話也必如此,決不徒然返回,卻要成就我所喜悅的……」亦如另一位牧者Kris Valletton說到:恩賜不等同於生命。主任牧師雖然具備學識、講道、人緣、創意或領導恩賜,但不等同他連結於主,流露屬靈的生命或結聖靈的果子。

    牧者跌倒後,為什麼我小組的組員全部留在這教會?因為大家一致認為主耶穌是敎會的大牧者,衪是永遠完美的主任牧師,到教會是來敬拜愛我們的好牧人,祂決不捨棄人,祂配得永遠的信任和跟隨。我先生的反思是:主任牧師因學識和恩賜出眾,領導風格傾向個人權威,他有權決定教會的人事和走向。但他的靈命和領導是否有屬靈遮蓋,幫助他不落入各樣試探,救他脫離眼目情慾或今生的驕傲呢?

    教會領袖的跌倒,如一把火可以煉盡跟隨者的生命底蘊。誰是你我心中要跟隨的?我們用什麼態度面對跌倒的牧者?對他們有何關注?我們的心情和思想可以反映天父的心腸和主的意念嗎?

    當年,雖然主任牧師跌倒了,然而敎會有團隊領導架構,大家帶著悲慟的心,與副牧師緊緊跟隨大牧人的領導向前行。一宿雖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雖然黑暗似乎要吞噬憂暗的心,但曙光必要展現,上帝聖潔的光永遠越照越明,直到正午。祂是光,在祂毫無黑暗。祂的怒氣不過轉眼之間,但祂的憐憫和恩典存到永遠。

   凡跟隨主的領導,必永遠不羞愧。

Blog Attachmen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