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慢有序、動靜有常

露看著攤在車庫裡的兩雙登山鞋,上頭沾滿了已經乾掉的泥巴,正準備拿起刷子清潔一番,誰知剛把手套入老公的鞋中,才發現原來鞋內大拇指的部分,已經磨得陷下一個深坑,幾乎可以穿底了。正納悶腳勁怎麼這麼大?腦中的畫面似乎立刻切換成平常登山的景象……

生活中的常態

冬陽非常喜好運動,特別是爬山。十年前他組了一個小小的登山隊,每個月都帶著大家去攀登不同的山嶺。平日溫文儒雅又寡言少語的他,登起山來腳步敏健,不但在前頭領隊,中途更是不時地提醒隊友:「不要脫隊了!」「再不走快一點,等一下天黑了,下山怕看不見路了!」而那個最會脫隊又常常被趕得氣喘吁吁的,就是自己的太太夏露,甚至有幾次都需要冬陽扶著她走完最後一哩路程。他們爬山的模式就是:老公在前面趕路,在中途提醒,在後面催促;而老婆在後面,則是能慢就慢、能拖就拖。

但在日常生活中卻又剛好相反。夏露個性比較急,時不時要喊一下「後院的玫瑰花被風吹歪了,趕快去幫我扶正它們!」「樓上洗手間的水槽有點不通了,你可不可以趕快去通一通!」「你這樣教我電腦太複雜了,我一點都聽不懂!你就不能說得簡單一點嗎?」冬陽的回答總是:「我會弄的!但是現在很忙,週末再說吧!」或者「你可不可以耐著性子聽我講完再問?」夏露覺得冬陽總是拖延,反之,冬陽不了解夏露為什麼凡事都那麼著急,好像兩人總是糾纏在快與慢的追逐之間。

不僅在速度上有差異,兩人在個性和喜好上也有這顯著不同:冬陽喜歡冒險和嘗試新鮮事物,常常不斷地研究新的爬山路線,在工作上願意接受新的挑戰和學習,甚至於研發新的菜單、嘗試不曾吃過的食物、不曾去過的餐廳,彷彿他的思緒總是在動個不停;而夏露最大的夢想就是可以早日退休,有自己安靜不被打擾的生活。她很怕到陌生的地方,很怕嘗試做新的菜會失敗,甚至不喜歡到沒有去過的餐廳,吃沒有吃過的菜。安靜和不變的狀態對她來說,其實是安全感的另一個詮釋。

衝突的焦點

雖然有這麼多的分歧,還好兩人在信仰方面基本上還是一致的。小至每日的靈修,大至在事工及教會的服事,表面上看來尚可互相配合。冬陽甚至為了服事上的裝備,兩年前進入神學院進修。疫情之後,兩人幫助教會主持網上每週五及週日的聚會,因為教會目前沒有牧師,經過八個月的網上聚會,大家都希望冬陽畢業後可以回來當傳道人帶領教會。

神好像在此刻要兩人徹底看清,並且要認真面對彼此差異分歧的真相。不能同心,怎能同行呢?衝突終於爆發,兩人便經常為了「要不要答應教會當全職傳道人」一事起爭執!「你到底有沒有感動要當傳道人?」「我不知道?」「你就沒有任何異象或呼召嗎?」「我現在還不清楚!」「你什麼時候才會清楚?」「現在可不可以不要談這個?」就這樣一來一往交戰數月。

其實在分歧中,兩人仍有極大的一致性,就是要一生榮神益人,盡力服事。並且兩人都十分同意和了解這樣重大的決定,一定要尋求神的旨意,絕不靠自己的衝動而行。但關鍵就在於怎樣尋求神的旨意?兩人都願意採納「三光原則」。對於前兩「光」,彼此都有神的話語,也都有內心的感動,但對於第三「光」情況環境的印證,卻有不同的解釋。這便是衝突的焦點。

‧在心態上:先生要動,邊做邊看;太太要靜,等候神,當所有環境印證都成就後,才可以做。

冬陽是個電腦工程師,思想非常邏輯化,認為神的帶領是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神會用實際的情況來帶領,所以要明白神的旨意,去做做看就會知道了,越做就會越明白。夏露則認為應該操練「等候神」。

.在行動上:太太卻說要快快去驗明神的旨意,而不是坐在那裡等。先生說要慢慢來,不要干擾神的手,神會藉著情況顯明祂的旨意。

究竟夏露所堅持要快快去驗證的是什麼事呢?原來她向神求七個印證,神已經答應了六個,還有唯一的印證尚未答應:就是必須有三對以上生命成熟、有能力,也肯承諾和他們一同建立教會,三五年之內不會離開的基督徒夫妻和他們同工。

冬陽也同意須要有委身的同工,但是他說:「不需要事先要求別人給什麼承諾,日久見真情,到時候就會水落石出的。」夏露不同意:「不可以坐著等上帝把同工從天上降下來,必須去一一詢問並要求承諾。」 經過了八個月的爭執,這個衝突的焦點終於更加明確了。

和睦中的尋求──暫停之道

兩人終於坐下來,列了一張小小的計劃:

‧專注問題:在有承諾、靈性和能力都成熟、也願意服事的同工這點上得到印證。

可能做法:a.一邊做一邊看,不用去問,也不用去尋找,如果神要給就會出現。b. 不斷去尋找,不斷去問,聯絡探訪可能勝任的同工。c.彼此調整腳步,列出名單,有感動及有空的時候就去聯絡同工,做專一的網上面談。

‧評估:a 法最輕鬆,但有逃避責任之嫌,也有可能消滅了聖靈的感動。b法最辛苦,而且咄咄逼人、增添壓力,恐怕把人先嚇走了。c法穩定進行,不拖不急、循序漸進。

選擇c法先試行一年再說。

在完成這個協議之後,冬陽若有所思的說:「你知道我遲遲不敢做任何承諾的原因嗎?就是因為你有這麼多的印證,我真的不敢輕舉妄動。我相信你的異象,我也很想和你一樣有那麼清楚的感動,我不敢照著我的方式去做,其實我真的很渴慕和你一同清楚地印證神的帶領。」

夏露竟也回應道:「我一直想要有清楚的印證,因為我不敢相信我自己。但是我很相信你!我知道你作了判斷常常不會後悔,所以我很希望能夠跟隨你,一起從環境裡面得到真正的印證,也讓我們都能夠全心信服,以後可以無怨無悔地一同服事。」

彼此合作、調整腳步

疫情更加嚴重,但是網上教會仍在成長,聚會人數沒有減少反而增多,還有人受洗,其實教會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真正開放,即使開放也可能無法立即回到從前的樣子,但是這些都不再是困擾了!神讓他們在衝突中找到了可以彼此合作、調整腳步的次序。動與靜、快與慢,不是爭執,而是調和。雖然在訪問同工時也遭到一些挫折,但是兩人的速度和心態不再像爬山或是做家事時,一個要快、一個要慢;或者作決定時,一個要動、一個要靜。這才是最大的神蹟!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