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奪到擁抱

爭奪

「你走吧!你哥哥正等待機會,要取你的命!」
或許父親再也見不到我了,他難過地最後叮囑:「儘管你騙了我,但我所為你的祝福,這長子的祝福,是耶和華神與我們世世代代所立的約。去你母舅家,娶他的女兒為妻。全能的神賜福給你!」
父親的祝福會實現嗎?除了「抽象」長子名份與祝福,我還有什麼?前途茫茫……

這是以掃與雅各兄弟鬩牆悲劇中的一幕。孿生兄弟相爭,雖有因父母偏心所鋪陳的背景,但引發報復追殺這種等級的衝突,根據聖經敘事,關鍵原發於兩個事件及背後動力。
紅湯賣長子名份

外出打獵返家,在又飢又渴時,哥哥以掃見弟弟烹煮的紅湯,想要一碗。這讓似乎從母腹中就覬覦長子名份的雅各逮著機會,要哥哥以長子名份買這一碗紅湯。
以掃個性中的不在乎,輕視長子名份及其具體代表的意義,莽撞地單考量眼前利益,立即就接受了。但契約中長子名份買賣,如同誓言,不能逆轉,突顯他輕忽也不懂神世代傳承祝福的心意與法則。
雅各安靜沉穩(或說老謀深算)卻伺機而動,讓他想得長子名份的意圖得逞。他的想要,或許是因自小就聽父親訴說他們是與神有約的家族,長子名份代表傳承的正統;或是從母親利百加那裡,知道他要為大。但,他一樣自我中心,用人的方法,選擇時機,奪取長子名份。他的謀算越過神的計畫與安排,此刻,神的心意與法則也離他很遠。
以掃、雅各儘管性格動靜迥異,各有心機,但在人性的敗壞中,加上同樣因不明白神的心意與法則,各依己意伺機行動或反應,他們不當的動與靜,不僅讓人生亂套,也使兄弟關係撕裂。

父親長子祝福之奪取
父親以撒交代以掃去獵食並預備美味,好為他進行長子的祝福禮。
利百加從旁聽見。麻煩了,若不採取行動,這長子祝福確定後,她寵愛的雅各有名份卻無實際,神的預言「似乎」就失效了。情急中,她聯手雅各欺騙以撒,竊取長子祝福。這急切與欺騙引爆了兄弟兩人的徹底決裂。
急切的背後,有一關鍵:懷孕時,雙胞胎在她腹中鬧騰不斷,讓她吃足苦頭。求問神後,她知道相爭將成為兄弟間關係特性,而神預言將來弟弟為大(但未提長子身份)。
在那當下,利百加以人的想法判讀神的心意,對神沒有信心,人為介入神的計畫。而雅各要奪取的心,不顧品格、德性,讓他只考慮騙局被識破的後果。他是得著父親祝福,卻也非得亡命異鄉。母子血氣中的錯誤動靜選擇,釀成家庭悲劇。

尊崇神作一家之主
雖時代久遠,但有如今天許多家庭劇的這兩個事件,仍提供重要功課。一方面,親子、手足錯綜關係中的爭奪,不論是寵愛、名位或產業,源於敗壞人性,在行動與伺機這動靜之間,孵化衝突。因此,化解家庭衝突,必須靠神恩典,面對人性的敗壞。
另一方面,必須積極尊崇神作一家之主。祂對每個家庭有美善心意,對每個成員有榮耀計畫,這其中包括內涵(What)、成就方式(How)、時間/時機(When)。若對祂認識不足,對祂心意、計畫的掌握缺失,成員錯誤的動與靜,常是衝突根源。當每個成員更明白並進入神的心意、計畫,這個家在動靜之間,必蒙祂賜福,得享祂賜的豐盛產業。

擁抱

求和的使者回報──哥哥得知我要返回故土,毫不猶豫地帶著四百壯漢,起身而來。
回家的路,如此之難!這才好不容易擺脫訛詐不公的舅舅,前方等待的竟是……復仇?還是?與哥哥從母腹至今的纏鬥,到底為什麼?又得到什麼?我要如何面對他?
我祖父亞伯拉罕的神,我父親以撒的神耶和華啊,祢賜我一切豐盛,我原不配,但祢不是吩咐我回到家鄉和親族那裡,答應厚待我?
——–
陌生人到訪,說是弟弟的信差,帶來弟弟渴望返鄉之求和訊息。
當年,弟弟搶長子祝福,盛怒中誓言父親居喪時,便取其命。匆匆二十載,畢竟人事已非,而我,如父親祝福,豐碩有餘,已是一方豪傑。兄弟一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來,家丁,我們一起去迎我的兄弟!

一夜沒有闔眼的雅各,看著遠方哥哥的大隊人馬靠近,也只能將妻兒、僕役、牲口,分批、排序。自己則瘸著腿在最前方,七次俯伏於地,以面見君王的姿態,向哥哥示意。沒想到的是,奔向他的以掃,不為復仇,將他一把抱住,親吻他。兄弟抱頭痛哭,時間定格。
若以撒的長子祝福,是在以掃娶赫人女子之後,如今兄弟二人應至少六十好幾了。卻在這樣的一天,像他們在母腹中那樣貼近,不再為著爭奪,而在擁抱中復合。這神蹟背後,至少有兩個與動靜有關的功課。

隨時間的視角與心態改變
以掃對父母(包括神)心意的拿捏,雖僅只於字意表面,但他嘗試取悅的心(可從他娶以實瑪利女兒為妻知道),讓他有改變可能。當父親祝福的昌盛,日漸成真後,加上時間冷卻了他的憤怒,他不再以衝動的莽撞迎接弟弟,反以愛相待。
離家艱苦的日子,卸去雅各小兒子的恩寵,而二十年母舅的欺騙訛詐,不僅讓他看清自己也有想抓卻抓不著的現實、老謀深算伺機的不管用,並發現這不就是他對待哥哥的翻版,欠哥哥一個道歉,需祈求赦免。這個祈求赦免,儘管不知道哥哥接不接受,從差使者到與哥哥相會,他的行動顯露出真實的悔意與求和的誠意。
時間為化解衝突留下空間,但和睦總是藉視角與心態隨時間正面改變(特別在神的恩典中)促成。正向的視角、心態發展,改變動靜間行動的抉擇,強化化解衝突的動力。

神,導演動與靜
雅各的改變,不僅是因視角與心態,更關鍵的是神用二十年翻轉其內在生命。面對兄弟間如此等級的衝突,雅各被神轉化的生命,是終極尋求化解的動力與能力。
這生命翻轉之旅,始於離家時伯特利的天梯之夢──揭示他為亞伯拉罕之約的承傳者;終於面對哥哥前那一夜雅博渡口與神的面對面,摔跤、得祝褔,被更名為以色列(與神較力,得勝)。
雅各本性中的「想要」,被更新轉化,由自我中心到神中心;由抓、奪取今世的短暫有限,到緊抓神及祂允諾的應許與祝福。緊抓神的得勝生命,顯示在人生的每個動或靜中,依神的計畫,照祂的方法,按祂的時間來抉擇與行動。
只要人願意配合演出,這轉折幕後的導演──神,在祂的動與靜中,以祂的方式伺機介入,超越人因錯誤的動靜造成關係間的遺憾(甚至悲劇),扭轉個人、改變家庭,賜下和睦的祝福。

結語

美麗、動人如以掃、雅各的擁抱──人被神擁抱,以致擁抱自己,更進一步擁抱衝突中的他者,正是今天家庭、社會須上演的大戲,世界在等待,讓我們祈求神這位導演,彰顯祂的福音大能。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