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王與小烏龜的雙人探戈

多數人對婚姻的概念,都是從自己父母的榜樣建立起來的,我也不例外。我成長在傳統「父∕男主外,母∕女主內」的家庭,從小鮮少看到父母相愛的表現。記憶中,有父母不合與吵架的場景,甚至媽媽幾次威脅離家出走,至今還印象深刻。因此,我小時候常認定他們的關係不好,有時還覺得他們倆是否分開會健康些。直到長大,父親過世後,和媽媽聊天談心,才了解爸媽其實是恩愛的。媽媽會懷念他們吵架後,爸爸私底下的低頭道歉和枕邊甜言蜜語。對我來說,確實難以想像這會是我所認識最有威嚴的父親,但我相信那是他愛家愛妻的呈現。這也啟發了我思想,自己和另一半在婚姻中的甘甜和心得,我們又留給孩子怎樣的婚姻榜樣?

她要分享,我想安靜

我和太太都是未成年就離開故鄉移民美國,雖然來時的年紀不同,但相似的移民經歷,是我們交往時的交集點與共通話題。記得剛認識時,內向不多話的我深深被她活潑開朗的個性吸引,常常嚮往和她一起歡樂忘我的相處。更進一步認識之後,才看到她不容易被人意識到的一面。幾次的吵架不愉快,最後都不了了之。尤其是辦婚禮的過程中,好幾回她向我抱怨一些細節,我的直覺反應都是站在我媽那邊,而且感到受攻擊,必須防衛自己和原生家庭。進入婚姻之後,我們也碰到許多問題和挑戰。婚前,我覺得只要真心相愛,用真誠的心面對另一半,願意互相體諒包容,生活應該不會太困難。回想起來,那些想法或許太單純了。
婚後的第一個功課,也是我們在婚姻裡最重要的一課。那時,我們剛在人生地不熟的奧瑞岡買了屬於自己的房子。我才畢業不久,在那裡有了第一份工作,開始要為自己的前程打拼。因此,每天工作超過十二小時,早上太太還沒起床就離家上班,入夜回家後還需要隨時待班,責任很重,壓力很大。每天下班後實在精疲力竭,只想找機會安靜沉澱一下。偏偏太太還是個研究生,整天自己在家裡讀書寫論文,很孤單,看到我回家就忍不住想分享她憋了一整天沒機會說的話。記得她常提醒我:「女人每天都有超過25,000字的話要說出來耶!」而我就是她談天唯一的對象。很不幸地,我的腦袋每天似乎只有容納250個字的限量,時常心不在焉。
可想而知,這是我們婚後常爭議的爆點。更嚴重的是,太太常常想跟我分享她的許多感覺和情緒,可惜我完全無法承擔接受。當她提起對人的一些感覺和觀點,時常讓我很困擾,不知所措。一方面,無奈不能具體地幫她解決問題;另一方面,我會在心裡評論她的想法,覺得她太負面了。尤其是當她跟我投訴有關父母親的問題,我更不能釋懷。

學習無障礙的溝通

雖然我小學就來美國讀書,但是我的家庭環境和思想都是非常傳統的東方儒家教育,我常背負著「家醜不可外揚」、「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等各種包袱。當太太想跟我溝通「家醜」之時,我很容易肢體僵硬、思想怠滯,不是無所反應就是不以為然,更不必說要同理了!由於太太的個性樂於溝通,幾乎是能自動敞開深層感受的那一型。但那時的我不但不懂得接招,反而是拼命要把那扇門關上的豬隊友。婚後的前幾年,我們過得蠻吃力的,夫妻關係平平,不冷不熱,太太那時對我應該是失望的。
感謝主的憐憫,藉著各樣的開啟,讓我慢慢領悟到婚姻的真諦。神說:「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創二24)這經文雖短,卻不易透徹了解。神要我們離開父母,並不只是身體的分開,精神上也要有健康的界線,這樣和妻子的連結才能完整而毫無保留。對我最關鍵的功課是,學習怎麼和妻子無障礙的溝通。當我評論分析太太的分享時,只會讓她感到掃興,或者覺得被數落、潑冷水,讓她沒有安全感。後來神慢慢幫助我了解,個人的感覺是無對錯可言的,我學到如何不被她分享深層的感受而困惑。很奇妙地,這反而讓我看到她裡面的幽默和智慧,許多心靈深處的苦處或甘甜,常覺得很驚訝,好像在發掘寶藏一樣。我想,培養自然無憂慮的溝通管道,是建立良好夫妻關係的前提。

獅子王對上小烏龜

上帝雖是從亞當的肋骨創造出夏娃,這並不代表女人完全是照著男人的模樣造的。作丈夫的還是需要花心力去了解妻子的個性,發覺她的思路。我們夫妻的個性明顯是,她外向我內斂,我的劉備襯托出她的諸葛亮。但當我們碰到爭議有衝突時,會突然交換角色。我善於大聲喧嚷發洩,然後在這時間溝通一下。太太剛好與我相反,不喜歡嚷嚷,只願平靜解決問題。也就是說,我會因內心的不平不滿而不能壓抑,任性放縱地發洩情緒。而她則需要尋找一個安靜的空間思考、調適心情,不說話也不理人。
這個畫面看似,一隻極其憤怒的獅子向一隻躲進殼子裡的縮頭烏龜大吼大叫,不但吵不起火花,還很可笑。碰到我這種「獅子王」的處理方式,反而讓太太更想封閉自己。對不願把不愉快帶回枕邊的我,太太的冷處理是一種逃避,一種不尊重,讓我更放肆反抗,直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們多次的衝突,吵到後來都與原來的主因無關。一方面,是我咄咄逼人、得理不饒人的態度讓她無可忍受;另一方面,是她冷酷無情的不理不睬讓我惱怒。很難想像,獅子王就這樣栽在小烏龜手裡。

溝通調整,進入佳美之地

後來,在多次溝通中才了解,太太因在成長過程中有很多類似的經歷發生,對大聲吵架特別反感。而且如果有衝突,造成了關係上的隔閡,她是需要一些空間來調適、來療傷,不能馬上恢復原樣。雖然這對我習慣速戰速決的本性有時還是有所挑戰,至少我漸漸懂得她的出發點,能夠配合她的時間。之後我們有衝突時,我也學會要冷靜一點,耐心多一些。如此就讓我們衝突的爆發力減退許多,彼此關係相對也平穩多了,信任度更增長不少。
如今,我們走過了將近二十年的婚姻,因性情和想法的不同,彼此有許多適應和調整的功課。婚姻的道路漫長但也多采多姿,在過程中,我們感謝神的不離不棄,祂時時的帶領,讓我們不斷的成長進步。雖然有時我會覺得離成熟的終點還很遙遠,但感謝神,祂永不氣餒地帶領我們離開曠野進入佳美之地,我們也當倚靠祂的恩典繼續前行。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