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紛爭對教會的衝擊

應神學院一位學生的邀請,在他們的禱告小組分享如何面對2020美國大選的衝擊。三十多位來自不同教會的弟兄姐妹中,有神學生、專業人士、知識分子,甚至教牧。這次大選,讓他們心靈受到莫大的傷害,有人在1月20日那天幾乎崩潰。令他們痛心的,不是一位總統候選人的敗選,或某個政黨的失勢。而是整個憲政法治的崩潰,真相被謊言淹沒,公正在利益當前跪拜;更令他們傷心、困惑和沮喪的,是來自所信任的精神支柱,就是教會。多年的同工、向來要好的弟兄姐妹,竟因政見不同、觀點相異,起了爭執。甚至教會牧師,有的忍不住發言評論,有的為了息事寧人而禁止在教會的任何場合談論政事。
教會的紛爭現象並非今天獨有。二千年前的哥林多教會,有人不喜歡使徒保羅的嚴厲教導,就抨擊他:「信中的話有份量,很嚴厲,他本人卻軟弱無能,言語粗俗」(林前十10,CCB)。結果他們當中拉幫結派爭鬧不休,各人說「我是屬保羅的;我是屬亞波羅的;我是屬磯法的;我是屬基督的」(林前一12)。主耶穌知道在門徒中,紛爭是常態。所以他離開前特別禱告天父,要保守門徒合而為一。教會本是相愛的地方,卻因為觀點的差異起了紛爭。基督徒難道不懂彼此相愛的真理嗎?保羅說這些是屬肉體的基督徒,意思是他們雖然知道真理,卻受人性本能所驅使而無力自主。
其實,沒有人喜歡反對自己的言論,或聽取與自己觀點對立的批評。除非為了特別的原因或目的,我們才會刻意地探討不同的異議。此乃人之常情。原來在人內心深處,有一種原始的懼怕(fear)和渴求(desire)。我們都怕被拒絕、被放棄或拋棄,也都深深渴望被接受。當我們的某種觀點和認知被人否定攻擊時,這種害怕被拒絕的情緒,就會影響我們對事件的解釋和判斷,以為看法不同就是拒絕我或離棄我。很自然地,我們非理性的反應就是否認、辯駁、爭執,企圖證明對方是錯的,我不應該被拒絕的;同時又渴望被對方接受,若得不到就會尋求其他的支持,自然地就接近觀點相似的人。如果這種衝突議題只牽涉少數個人,影響也不大。可是,當這些議題的衝突和矛盾牽涉到很多人時,就會形成廣泛的和嚴重的威脅(threat)。社會心理學家Zizek指出,這樣的狀況會引起社群的分化和割裂。雙方各在自己的群體中得到支持、動力和道德理據,甚至一起以壓到對方為目標。一種意識形態衝突(Ideological Conflict)漸漸形成,雙方都以自己為正義的一方相互攻擊。大選後的美國社會正朝著這個方向發展。
認識了意識形態衝突的複雜性之後,我們還要讓它破壞家庭或分裂教會嗎?在公民社會中,人人有權選擇如何參與各樣議題,然而只要有差異就會引起衝突。「愛與衝突和睦事工」看危機是轉機,看衝突是上帝賜給人成長像基督的機會。上帝的兒女不要效法這個世界。持不同觀點和意見的家人或主內肢體,並非我們的「敵人」,也不見得就是作惡或傷害我們的人。讓我們彼此激發愛心,勉勵行善,堅決不參與任何(無論出自哪一方)不義的行動,如毀謗、造假、憎恨、歧視、傷害、破壞等。上帝有憐憫,「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因此不要在別人的傷口撒鹽,萬萬不可刺激受傷的肢體,要以愛彼此服事。上帝的兒女就是和睦使者,要在當今充滿仇視、鬥爭、分裂的美國社會,以和睦來榮耀上帝。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