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中的動與靜

的一生必會遇到危機。有些危機事前就可以預測,有些完全出於意外,有些危機是漸進發生,有些則是突發的。或許有一天,我們會面臨超過自己能力所能應付的變數,當難題把我們打倒,或者我們的支持系統失去了平衡,就會出現危機。
中文的「危機」是由兩個字組成,第一個字「危」,含有危險的意思;另一個字「機」,則是另一個機會。也就是說,危機不一定都是不好的,它代表生活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時刻,在人們尋求解決方案時,他們可以選擇破壞性的途徑,也可以找出又新又活的路去面對危機。
教會和基督教機構也是如此,因為它乃是蒙恩的罪人為了達到共同的目的所組織的團體,他們同樣也會面臨上述的危機,只是影響的層面比個人大得多。本文雖然從處理教會危機的角度來談,但全職傳道人、教會長執同工、為人父母者、職場人士,都能從探討的原則中,擷取可應用的部分。

教會危機的因素

為什麼教會有危機呢?除了靈界爭戰的因素外,尚有下列的因素:
一、牧者本身所引發的危機
1. 牧者的個性:

個性有些是與生俱來,大部分是後天養成,如果不懂得適當調控,如急性子或慢郎中,都會累積會友的不滿而爆發危機。
2. 牧者的家庭:
牧師、師母的感情不和睦或對兒女的教養出問題,都容易成為信徒議論的因素,導致對牧者的不信任;或者師母的人際關係,有時也會造成牧師離開的危機。
3. 牧者的專業:
雖然牧者不需要十項全能,然而身為牧者必備的解經、講道、關懷、裝備、祈禱、傳道若不內行,在這資訊發達時代,很難有屬靈的權柄來面對危機。
4牧者的操守:
牧者由於職務的關係,容易接觸到捐款及異性,這兩者都是致命的吸引力,常常像「溫水煮青蛙」的慢慢陷入,不能逃出。而因此所引起東窗事發的風暴案例,時有所聞,不勝枚舉。
二、教會內部所產生的危機
1. 牧者與長執之間:

牧者與長執所產生的問題,常與教會制度有關。主教制如聖公會;長老制如改革宗、長老會;直接民主制如浸信會,以及獨立地方教會,都因體制不同而常有權力之爭,這是最常見的教會危機。
2. 教會面臨或經歷大變動:
從多年的經驗中,常看到因對建堂不同意見而堅持不下;對聘請或解聘牧者的人事問題有正反看法;教會面臨財務問題時的解決方式,都可能引發危機。
3. 北美多元文化的華人教會:
三個會眾、三種語言、三種文化習性(如:思想、行為)在同一教會並存共進,產生矛盾、衝突、不服,特別是在西方文化成長的第二代年輕人更是常有「少數民族」的感受。
三、外在改變所帶來的危機
1. 大疫情的衝擊:

新冠病毒自2020年三月開始肆虐美國及全球各地,雖然2021年六月美國有條件的開放防疫措施,但是大部分的國家,包括台灣在內,仍然相當嚴峻。對華人教會而言,大部分小型教會由於線上聚會難以應付,流失不少會友,雖然現在已恢復實體,但是羊兒不回家的現象蠻普遍的。
2. 大環境的變化:
有些極權國家或回教國家,雖然表面上說宗教自由,但實際上對基督教信仰卻加強打壓的力度,公開的聚會被取締,以致需要以小群或地下的方式進行。
有些社區由於交通及經濟原因,人口結構產生改變,如年輕人搬到有就業機會的地方,有些由於少子化所帶來與教育相關行業的衰微,或者因人口老化所引起的相關問題等,也都直接間接地影響教會人口流失的危機。
既然教會有牧者、內部、外在的危機,如果我們能防範未然,就能減低危機的發生,但是如果危機已經發生,危機中的動與靜,該如何取捨呢?

教會危機的出路

首先,要接受危險與機會是雙軌並行的。遭災難、遇病痛、蒙困頓、受傷害、被壓迫……是每個人都不喜歡的,但人世間的危機從來沒有停息,也是每個人共有的經驗。如果我們從上帝的主權及美善來看危機,我們會發現聖經中的人物大多數都遭遇過危機,而因這些危機所塑造的屬靈特質,卻為他們的時代帶來了機會。從舊約中的約瑟、摩西、大衛、以斯帖等等,新約中的司提反、保羅、彼得……這些聖徒都是走過痛苦和眼淚的道路,卻為當代及後代帶來許多的祝福。道成肉身的耶穌更是如此。
照理,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應該是完美的,但是我們從使徒行傳看教會的建立、擴展、廣傳的過程,使徒寫給教會的書信,以及兩千年來的教會歷史,就會發現教會的危機無處不在、無時不在。然而聖靈卻帶領古今中外的教會,使危險成為機會,乘風破浪,勇往前進,直到耶穌基督迎接教會進入祂所預備的新天新地裡。雖然耶穌曾提醒會有陰間權勢的危險,但是耶穌卻同時提出,祂要建立祂的教會,所以陰間的權勢不能勝過。
其次,在危機中學習安靜等候。我們已經提到,教會的危機可能來自牧者本身、教會的內部或外在的改變,平常我們的反應總是碰到危機就立刻要想辦法解決,然而動靜之間都有學習安靜等候的一面。
2020年底,有一本新書出版,書名《水線之下》,談到領袖的內在生命及外在生活。我一看到作者是麥哥登(Gordon MacDonald)就立刻訂書,因為七○年代,我曾在波士頓他的教會聚會過,是當時著名的大教會,後來因為牧師的婚外情醜聞,教會面臨很大的危機。然而他很快的認罪淡出,沉澱一段很長的時間,後來東山再起,在北美校園基督徒團契服事,四十多年來,他成為出色的講員,在文字事工上亦有豐富的恩賜,我想很多華人基督徒都讀過他的《心意更新》一書,他曾經牧養的恩典教會(Grace Chapel)仍舊蓬勃發展,這是危機中學習安靜等候的結果。
第三方面,在危機中採取適當行動。從2020年三月迄今,影響教會最大的危機莫過於對新冠疫情的反應方式,有的教會因沒有積極應變,線上人數及奉獻銳減;有的教會超前部署,疫中創意,疫後鼓勵,線上教會人數及奉獻金額反而增加。
如今加州及全美疫情趨緩,六月開始逐漸的開放,有些教會以為信徒悶壞了,一定很想實體聚會,卻發現參加者寥寥無幾。即便如上述超前部署的教會,參加者也不踴躍。有的教會怪罪羊在線上被拉走;其實有些長輩覺得還是線上聚會方便;有的年輕父母覺得主日不必趕著接送孩子蠻好的;有些消費主義的信徒選擇能提供最佳服務的教會。這些因素其實都是教會隱藏的問題在線上爆發,若能反省並立刻採取有效行動,必能突破危機。

結語

當家庭、教會、職場發生危機時,有正確的態度和處理方式,何時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甚麼事該做,甚麼事不該做,這就是危機中的動與靜,我們細心觀察,勇敢面對,必能化險為夷,轉危為安。(作者為愛與衝突和睦事工諮詢顧問,美國正道神學院榮譽教授。本文為其在本會七週年慶信息摘要。)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