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過後,教會生活重新啟航

情猶如一場風暴,迫使大小不一的教會船隻紛紛躲入避風港灣。如今風暴漸息,各教會揚帆待發,擺在眼前的是有關啟航的兩個問題:如何啟航?為何啟航?
「如何啟航」是方法問題,「為何啟航」是方向問題。方向是長期不變的,方法是可以隨機應變的。疫情之後的教會將駛向何方?保持舊有航線,還是設定新方向?以下從短期的影響、長期的趨勢、信心的對策三個角度,來看教會的「疫情後事工 Post-Pandemic Ministry」。

一、短期的影響

疫情對教會有何短期影響?這要考慮到三種類型的人:
倦鳥歸巢型:這些是教會的中堅分子。他們想念弟兄姐妹,厭倦了「有家歸不得」的感覺,只要教會一開放就會飛回來,無需催促。這些人是多數嗎?各教會的情況不同。有能力在疫情期間保持甚至增強事工的教會,這種人佔多數。無力這樣做的教會,這種人佔少數。
樂不思蜀型:這些是教會的邊緣分子。原本就不固定聚會,疫情期間更加懶散。主日時間拿去做別的事,奉獻的錢拿去做別的花費。經過一年多的「練習」,他們已經習慣於這種生活。
四海為家型:這些是介於中堅分子和邊緣分子之間的人。實體聚會只能去一家,網上卻有許多選擇。疫情期間他們「改去別家聚會」,開始喜歡這種「有選擇」的感覺。
中堅分子一定會回來,損失的是「樂不思蜀」和「四海為家」的人。怎麼辦呢?與其為空座位感到難過,不如珍惜回來的人。趁機建造回歸者,使教會變得更健康、更具有生命力。回歸的人當歡喜快樂,彼此鼓勵。耶穌不是只有十二使徒嗎?他們卻不負主的託付,興起教會,將福音傳到遠方。
如何設定「回歸方案」?完全接種疫苗、部分接種疫苗、沒有接種疫苗的人要如何對待?考慮的重點不外乎「安全」和「便民」兩大因素,加上是否會有「差別待遇」的副作用。應當如何安排?各堂會領導人尋求神的旨意,必能作出智慧的決定。
回歸的程度將與教會開放的程度成正比。只開放崇拜,不開放午餐、主日學、兒童節目,回歸的人數會打折扣。只有大人崇拜,沒有兒童節目,那些有孩子的家庭怎麼辦?若想教會生活全面啟航,必須做到教會節目全面恢復。
至於實體聚會和線上聚會如何配搭,答案很明顯:實體為主,線上為輔。疫情期間所累積的線上經驗,成為發展事工的新管道。鼓勵大家回來實體聚會,線上聚會保留給因故無法出席的人,並用來接觸遠方的人。

二、長期的趨勢

航海者必須知道氣候。在使命的汪洋大海上,氣候是否起了變化?是的,的確起了變化。有兩個颶風在海面肆虐,一個叫作「政治」,另外更大的一個叫作「Rising of the “Nones” 無宗教信仰者之興起」。
1. 政治
政治撕裂社會也影響教會,這是長期的趨勢。民主黨、共和黨、民進黨、國民黨、親中、反中、台獨、統一,立場不同的人能夠在你的教會和平共存嗎?你的教會都是挺川普的,反川普的人敢來嗎?你的教會都是台獨的,親中的人敢來嗎?你的教會展現在人前的,是神的國還是人的國?
過去認為同質性高的教會最容易發展,黑是黑,白是白,疫情卻證明這個理論是錯的。同質性高的教會在疫情中人數減少,接納不同種族和政治立場的教會反倒增長。事實是,基督已經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使我們合而為一(弗二14),人心也厭倦爭吵。那些能夠醫治創傷、使人和睦的教會,必受百姓所喜愛。
還有一個可笑(可悲?)的現象。有些基督徒為政治大發熱心,出錢出力,拉人投票。自己的候選人贏了就欣喜若狂,輸了就痛哭流涕。他們體內擁有如此大的熱情,卻無法從他們的教會生活看出來。傳福音若有一半的熱情,教會早就興旺了。你的教會若能幫助信徒將政治熱情轉為傳道熱情,前途必定一片光明。
2. 無宗教信仰者之興起
世界正在迅速地世俗化,對舊有的信仰存疑,對人類更為自信。追求現有的和實在的,對看不見、摸不著的失去興趣。教會日漸老化,年輕人成群離開。世人問道:給社會帶來紛爭的,不正是宗教人士嗎?中東,恐怖組織,福音派,不都是有信仰的人嗎?教會若能與無信仰者對話,消除他們的疑惑,必可在新的時代蓬勃發展。
醋和蜜,何者更能吸引蜜蜂?福音派高舉反墮胎、反同性戀兩張大旗奮鬥多年,成績如何?有些聰明的教會放棄負面,採取正面,用基督真理來接觸人性的需要,獲得了成功。許多人聽過提姆‧凱勒 (Tim Keller)牧師,當初他來到世俗的紐約市傳福音,眾人以為他瘋了。但他倚靠神,以對聖經的深刻瞭解和精湛的學養,向紐約人傳講基督,發展出五千多人的教會。這樣的牧師和教會在各地都有,他們蒙神使用,興旺主的道。
華人教會有敬虔的傳統,有許多愛主而有智慧的傳道人和弟兄姐妹。他們必能在疫情之後帶領教會重新啟航,與不信的世代接軌,領世人歸主。

三、信心的對策

教會為何啟航?航行的目標是甚麼?教會啟航,因為要執行主的大使命(太二十八18-19),向著「使萬民作主門徒」的目標出發。
傳福音是大使命的第一步,不是大使命的全部。教會不但要傳福音,還要教導主的話,使人遵守。根據這樣的信念,疫情之後的教會有兩個不變的對策:
1. 跟從耶穌:不同的概念,正如「立志」每日運動並減肥十磅和「真的」每日運動減去十磅是不同的概念。信主和信教是不一樣的東西,借用林語堂的比喻,正如狗和熱狗是不一樣的東西。
2. 歸回聖經:跟從耶穌的人必須明白神的話語,有系統地研讀聖經。要達到這個目的,教會必須舉辦讀經班,不是「鼓勵」信徒讀經,而是「帶領」信徒讀經。舊約每日讀二章,每週讀五日。讀完舊約讀新約,放慢速度,每日讀五章,可於三年讀完整本聖經。我這樣帶讀經已經好幾輪了,知道這確實可行。
一間教會若能歸回聖經,跟從耶穌,無論是在疫情前或疫情後,前現代或後現代,必能為主發光。正如保羅所言:

「使你們無可指摘,誠實無偽,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作神無瑕疵的兒女。你們顯在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將生命的道表明出來。」(腓二 15-16a)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