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角色的動與靜

一次聽到尤金‧畢德生的名字是在一個文字營會上。那是一堂教導文字人如何「下筆如有神」的課,老師引用畢德生說的一段話,強調寫作者必須先認識手中的工具,才能事半功倍。


「父親所雇用的屠夫老艾迪總習慣對我說:『那把刀有自己的意志,你要去認識你的刀。』」從小在父親開的肉舖店打工長大的畢德生說,屠夫面對的「不是一堆沒有生命、動也不動的肉和骨頭,而是有個性、有關節、有組織和纖維的。」如果沒有存敬畏、謙卑與順服的心,無法圓滿完成手邊的工作。同樣的態度也適用於任何擁有一技之長的人,包括木匠、陶匠、詩人以及禱告的人。

返璞歸真的牧養藝術

集學者、詩人、牧師、作家於一身的畢德生被稱為「牧者中的牧者」。他的《信息版聖經》出版25 年來,在全球已銷售超過兩千萬本。《返璞歸真的牧養藝術》一書,為畢德生在「基督我王長老教會」(Christ Our King Presbyterian Church)事奉23 年後,在蒙大拿州過安息年時的創作。雖然這本書是,畢牧師針對平日忙於講道、教導及維持教會運作的牧者獻上的睿智之語,但書中許多屬靈原則,同樣值得在忙亂與焦慮中生存的平信徒細嚼慢嚥與反思。書中,畢德生以「不忙碌」、「顛覆」、與「末日啟示」三個形容詞重新定義「牧者」應該扮演的角色。

不忙碌

他說牧師若被冠上「忙碌」的形容詞,有如用「『淫蕩』來描述妻子的特徵,……是褻瀆神的侮辱。」一個閒懶的牧師才會讓別人主導他的行事曆,讓自己看起來「很忙」。不忙碌的牧師,能從容不迫地將時間花在更有意義的禱告、傳道及傾聽上。我們最需要的,是《白鯨記》中安靜鎮定的叉魚手技能,而不是搖槳手的肌肉。學習在神面前安靜與專注,才能不被忙亂與憂慮所佔據。

從焦慮到平安

「末日啟示」(apocalyptic)一詞帶著世界末日的瘋狂與焦慮感,「牧師」則給人安全、穩定與平安的聯想。這兩個詞如何擺在一起?畢德生借用使徒約翰的例子,說耶穌的復活開啟了一個真理、醫治與恩典的新國度。但是在非信徒的眼中,這樣的國度眼不能見、耳不能聽,因此牧師必須在世界的表象與神國度的真實性中,扮演橋樑的角色。

顛覆的時機

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帶給世界的巨大災害與震撼,不難讓人聯想到電影中世界末日的景象!只不過場景中的硝煙戰火並非國與國之間,而是全球共同對抗一個肉眼看不見的病毒。對基督徒而言,疫情更深的含義是,它不僅敲響了世界末日的警鐘,更是考驗著信仰的試金石。
「過去這年雖然『教堂』關閉,但是『教會』沒有關閉,反而更加活潑有力!」谷區國語浸信會主任牧師許中生分享,疫情爆發後,所有聚會活動雖改成虛擬方式,但是教會把握機會訓練門徒、扎根真道、領人歸主。自去年五月成立「門訓種子班」至今,已經有100 位弟兄姐妹完成課程。對牧者而言,這段看似等候解除居家令的安靜期,實際上正是教會積極動員的裝備培育期。教會在屬世的Chronos 裡,要把握神所賜的每一刻Kairos成長、服事、見證主。
在一個標榜浮誇速成的後現代社會中,《返璞歸真的牧養藝術》讓我們一窺畢德生如何用詩人敬畏文字的心,堅持活出誠實、簡樸與接地氣的屬靈生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