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與黑暗交會處

Jimmy是一家電腦公司的主管,他思路敏捷,工作認真負責,深得老闆賞賜。只要交給他的任務,他一定全力以赴,努力達標,並且做得盡善盡美。才進公司幾年,職位一路高昇。也因為如此,在家裡,Jimmy還不斷地想著工作上的事情,全家人在一起時,他也心不在焉,只要一有事,就回公司加班。
Jimmy對工作的狂熱,引起妻子的不滿,兩人常為此爭執。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父親的角色也常缺席。另一方面在工作上,因為Jimmy的工作態度贏得上司的信任,越來越多的重要計畫就交到他的手中,他更加的忙碌、拼命,生活上也更加失衡,隨時就輕易地犧牲家庭關係和孩子時間。直到有一天,他妻子向他遞出了離婚申請書……。
Jimmy在一個嚴父慈母的家庭長大,童年生活算是幸福愉快。父親從小教導他做事要認真負責,要做就要做得最好,全力以赴,作一個讓人信任的人。小時家境雖然不富裕,但父親為了養家,同時做三份工作,讓全家生活無虞。父親告訴他,這是家庭男人第一要緊的事,好好照顧家裡的生活需要。
父親對Jimmy的影響很大,他也以父親為標竿,希望能達到父親認為的標準。在成長過程中,工作完成不算數,有父親的肯定與稱讚才算成功。這種被肯定的需要,特別從父親或權威者來的讚賞成為他工作上的動力,令他凡事努力賣命,追求卓越。而這被肯定的需要,也隱藏在他內心深處黑暗的角落,成為沉默的指揮元帥,不知疲倦、不顧一切地揮兵向勝利前進。
一個領導者內心的黑暗導師,雖然對成功有強大的影響,但任由它躲在黑暗面裡不加以面對與處理時,即使極成功的人也會突然作出一些不明智、不道德的選擇,最終導致失敗與跌倒。當前許多傑出的基督教領袖會突然爆出醜聞,導致身敗名裂、事工垮台,也都與他們生命中的黑暗有關。

認識黑暗面

我們的家庭和成長歲月塑造了我們的性格,Jimmy的家庭看似正面的教導,都可能因過度強化而產生家庭的悲劇。在漫長生活的閱歷中還有許多負面的經歷所帶來的情感、期待、挫折、委屈、失望、不公、壓抑等,也形成了黑暗的領域。甚至一個人出生時,生命中就有了黑暗的領域:自私、空虛、寂寞、慾望、矛盾、無情、不義……。有些自己知道而刻意隱藏,有些自己不知,但無意中顯現出來,也有些從未被發現。這些如果不加以處理,累積到一定程度,將以極大的方式爆發出來。就好像人的身體長期塞進不健康的添加物,若未好好紓解排除,就可能隨時不經意地把裡面的穢物丟出來,甚至砸到身旁的人。

喬哈里交會窗(Johari Window)

二十世紀50年代美國心理學家喬瑟夫‧勒夫(Joseph Luft)和哈里‧英格拉姆(Harry Ingram)將人內心世界分為四個部分:開放我(The Open Arena你知我知)、隱藏我(The Hidden Façade你不知我知)、盲目我(The Blind Spot你知我不知)、未知我(The Closed Area你不知我不知)。人們就以他倆的名字合併為「喬哈里窗」(Johari Window)作為這概念的名稱。
「開放我」是公開的我,大都是正面的、熱情洋溢的、溫文儒雅的、富同情心的、認真負責的我。然我也有「隱藏我」的部分,那是我不喜歡的自己,可能是害怕膽小的我,是自卑沒有自信的我,是受傷逃避的我,那是我最脆弱的部分。如果你知道了,可能會不喜歡我、拒絕我,會讓我無地自容。我情願隱藏,蜷曲在陰暗的一角,兀自舔著傷口,自憐地安慰自己,或者譴責自己。
當我展露著自己光鮮美好的一面時,不小心也露出背後的陰影,自己的缺陷短處,那是我看不到的「盲目我」,需要一面鏡子才看得到。一個群體的同伴若有足夠的信任,在安全的氛圍下,彼此可以展開自我分享「自我發現」,和邀請回饋共「同發現」黑暗面的旅程,可謂是成長的契機。這是何等寶貴的經歷,在一起成為別人的一面鏡子,何等勇氣!畢竟忠言逆耳,誰願冒著失去關係的風險,幫助人指出誤區看到他的盲點呢?
最令人心疼的,是那被遺忘、被拒絕的自己。他猶如長期被關閉在地窖,被放逐到曠野的孩子,被遺忘,最後成為「未知我」。專業名詞說那是「潛意識」。他長期潛伏在生命的最底層,在不知不覺中用許多無名的方式來提醒你他的存在,或許是驅力、或許是情緒、或許是莫名的行為,直到一天爆發出來,讓人震驚。
「喬哈里窗」讓我們看到,墮落後的人如何將生命的黑暗隱藏在不同的角落,掩面不看。我們害怕,害怕分享自己後會很丟臉,怕被看輕,覺得自己不夠好。弔詭的是,當你真正分享自己的軟弱時,反而贏得更多的尊重,因為你勇於面對。
當人指出我們的盲點或自己的弱點時,我們時而急於自我防衛,以否認、閃躲、反擊來推卸責任。然這是我們生命的一部分,它不因我們否認而消失。它像被我們驅逐出境的浪子,永無回頭之日。如果我們願意承認、接受、面對,這個浪子就可以回家,我們的生命就可以更完整,不是嗎?

十架上的光輝

十字架上的福音正是為這浪子而預備,透過基督的救贖,可以把那上好的袍子給他穿上,把戒指戴在他指頭上,把鞋穿在他腳上,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可以吃喝慶祝;因為這個孩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路十五22-24)。當我們拒絕承認生命中的盲點時,我們失去了多少可以經歷死而復活、失而又得,吃喝快樂的機會啊!
面對隱藏在生命底層的「未知我」,有限的人如何探索?人的本性要隱藏、要遺忘,但在造物主面前,
「被造的沒有一樣在祂面前不顯然的;原來萬物在那與我們有關係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開的。」(來四13)「你要省察,恐怕你裡頭的光或者黑暗了。」(路十一35)當人願意來到全知的神面前求問,「神啊,求祢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裡面有甚麼惡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詩一百三十九23-24)神就會照祂的應許:,「那吩咐光從黑暗裡照出來的神,已經照在我們心裡。」。」(林後四6)
「神就是光,在祂毫無黑暗。」(約壹一5)在光明與黑暗的交會處,我看到十字架上的耶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