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行的黑暗面

對父親說:「我服事你這多年,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他一來了,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路加福音十五29-30)

這是耶穌所講的浪子比喻中,大兒子聽到,父親因小兒子回來而舉辦派對的回應。以前我總是將心思放在小兒子身上和父親無私的愛,但近來再讀時,耶穌讓我看見,大兒子身上有個隱而未現的黑暗面,是我也常有的。

兩個迷失的兒子

這比喻中有幾個迷失的兒子?通常的反應是一個,是那個不知羞恥、要求分家產,出去敗光了,還有臉回來的小兒子。但耶穌說有兩個:小兒子因自己的錯誤,而與父親疏遠;大兒子因他的正確行為和對他正確行為的自豪,而與父親疏遠。兩種方式在靈性上迷失,兩種方式下地獄;一個在神的家以外,另一個在神的家之內。
小兒子不愛父親,想要父親的產業,得到後就快快離家,自由地控制他想要的一切;大兒子沒有不同。因為父親把產業分給「他們」,大兒子也拿到產業。他愛父親嗎?如果是,為什麼他從來不捍衛父親的榮譽,沒有站出來保護父親?為什麼經文沒有提到「大兒子責備小兒子不孝敬父親」?因為他也不愛父親。他很高興得到他那一份,但待在家裡。
大兒子拒絕參加父親舉辦的最盛大宴會,這是父親最歡喜的一天,以為永遠失去的兒子回來了。但大兒子不進去,決定羞辱父親。他和父親爭論:「我從來沒有違背過你。」換句話說,「因為我一直很好,我為你努力工作,你應該按照我的方式做事,而不是按照你的方式做事。」耶穌展示,小兒子和大兒子與父親的關係都不好,都與上帝疏遠;他們都想控制父親,都不愛父親。一個是通過任性地背逆離開來達到,一個是透過一切的好行為來控制父親。

用善行來背逆

大兒子身上有個黑暗面,讓他比小兒子更背逆父親。他的背逆是隱性的,有一層保護罩在上面,這保護罩就是善行,他用善行來背逆。大兒子最大的問題,是他從來沒有為他的善行悔改。聖經在談罪的時候,不單從有沒有好行為來決定,更深一步對罪的定義,是從誰是你的救主來分。你可以仰望耶穌基督為救主,也可以自己或其他事物為救主。
人有兩種方法,讓自己成為自己的救主和主,就像兩個兒子用兩種不同的方法控制父親的東西一樣;小兒子通過過著糟糕的生活來控制父親的東西,大兒子通過有好的善行來控制父親的東西。真正使我們與上帝隔絕的,是我們自豪的善行。
從兩方面來看,善行把我們與上帝分開。
一、善行「掩蓋」了我們與上帝的關係,讓我們不正視自己是自己的救主和主的事實。我們依靠善行時,就不依賴上帝、不向祂祈禱。我們不要完全的救贖,只是某些方面需要幫助,而不要順服神。上帝只是需要時的幫助者,因此沒有真正讓祂成為救主和主。
二、善行成為我們與上帝戰鬥的「武器」。我們用善行來對付上帝。當父親邀請大兒子來派對時,要是大兒子覺得自己不是個好兒子,他就會說:「父親,這話沒有道理,也許我想的不足,不過好吧,讓我聽聽你的說法。」但善行成為他用來感覺自己比別人優越的基礎。我們也會用善行試圖控制上帝,說:「祢沒有看見我做了這麼多嗎?是祢欠我的,我有權利要求祢。」
每次讀浪子的比喻都有不同的看見,難怪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給這比喻的評價:「這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短篇小說。」求神的話語光照我心,讓我為那自以為是的善行悔改,不要作在神家中的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