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的「問責」

時我會與同道們談及「領袖」,想說領袖都是孤獨的,倘若還沒有像摩西一個人從山上下來的經歷,那他還不是領袖。或許正因為孤獨,領袖常會比他人面對更加厲害的試探。錢、權、色,晚節不保的事情大家還少見嗎?

小組問責微信群

四年前我有幸與二位(之後又加增了一位)教會卸任或在任的執事,每週有半小時(後因有人搬離,再加上疫情就改為了線上)的問責。每次我們都得面對面地問自己六個問題,就是在過去的一週裡:1、我有沒有與另外一位女性單獨相會(包括在網上);2、有沒有在金錢上失去誠信;3、有沒有流連色情的網頁、資訊和新聞;4、有沒有足夠的時間靈修禱告;5、有沒有將足夠的時間留給配偶和家人;6、有沒有思想和落實神的心意和國度。最後得看著對方的眼睛回答,以上說的有沒有「撒謊」。
沒想到看似消極叫人頗為難堪的問責,卻給了我們幾個孤獨的弟兄帶來了極大的祝福。我知道自己作為牧師,如果不首先敞開,打死都不會有人來陪我的。這些年我們可以安全地講說,在與另外的女性交往時的試探和應對,可以講說與兒女相處的過節和難處,可以講說在服事上的困惑和挑戰,有些的話題甚至不便在自己的妻子和家人面前談及。我告訴自己持守的原則是,如果在耶穌的面前,我不好意思說的、做的,看的、想的,那我就不說、不做、不看、不想。我們尊神為聖、以主為樂,神的聖潔和榮美就彰顯在我們中間。我們四個大男人可以像孩子,沒有討厭的八股,沒有虛幌的客套話。我們個個都珍惜每週的問責,時間不多,無法「漫」談,卻更加集中、更為深入。最後我們把這個心愛的微信群冠名為「守約守望守護守密小組問責。」

將問責引進教會生活

我知道早先積極倡導問責的查克‧施蕴道(Chuck Swindoll)牧師,曾經說過:「正直就是不隱藏自己的失誤,不表現得好像自己沒有犯錯。」今天我們能否將問責的機制平順地引進教會生活?能否讓一個「好男人」,也成為一個「好領袖」?能否將個人道德品格上的「正直」,擴展成為教會組織架構上的「正直」?我們能否對自己負責,對自己的家庭負責?我們也應該對自己的弟兄,對自己服事的教會負責?
去年年底,我試著開始在教會的牧者之間,在教會的牧者和執事之間推展問責。我特地加上了一些在人看來更為「隱私」的內容,比如在過去的這段(一到三個月)日子裡,「我遇到最大的試探是什麼?」「我心裡最大的焦慮和難處是什麼?」「我最開心、最滿意的是什麼?」等等。
當然,問責的成員彼此會有屬靈的「化學反應」。作為教會的領袖一般應該找自己的「同道」,因為大家領受的託付、屬靈的身量,和正在面對的試探、挑戰、困惑、掙扎,基本相同。其次,我們都得敞開,因為不是每一個人都願意交心的,大家要有一份從神而來的安全感,彼此相見,裡面都親熱的,是Welcome的;我看當我們向著對方舉手的時候,真的有點像是「投降」,表明自己的腰間是沒有武器的。再次,就是我們都得有一份向著神願意「完全」的心,我很喜歡大衛的晚禱,夜深人靜,捫心自問,是人回顧一天所作所為的時候。詩人在說,他因白日畏懼神到戰兢顫抖,而不敢犯罪;夜晚他因在神的面前自省,而靜默無言。「我必稱頌那指教我的耶和華;我的心腸在夜間也警戒我。」(詩十六7)「我的神啊,我白日呼求,祢不應允,夜間呼求,並不住聲。」(詩二十二2)「耶和華-我的神啊,求祢看顧我,應允我!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詩十三3)
記得我第一次與兩位分堂的牧者問責,就坦然承認自己正在經歷的一些驕傲的試探。比如:當我被邀請在一些重要的聚會上作講員;當我在外領會看到與會者被聖靈充滿悔改哭泣;當我在牧者傳道的聚會中激動分享教會轉型的經歷;當我禁食禱告、成功趕鬼、領人歸主的時候等等。我在想如果在教會的領袖之間,能夠相互透明喜怒哀樂,彼此講說正在經歷的軟弱和破口,那教會裡許多複雜難纏的問題就不再是問題了!

問責是最實在的轉型

毋庸置疑,今天消費主義、市場經濟,以及公司的「反饋」文化正在蠶食教會,牧者被雇傭的觀念正在腐蝕人心。我曾對負責年終例行要給牧師寫評語的同工們說:「你們不能三月份看見我牧師走上講壇時,臉沒有擦乾淨,卻要等到十二月份才告訴我。」神的教會真的需要建立一個日常的、平等的,一個旨在鼓勵領袖們自潔、自律、自省、自守的問責機制。我們是在身體力行。我們能否學耶穌,用自己的心講話?不是講話不要用頭腦,而是自己講話要讓聽的人省心,不用費勁去猜。
我們能否學約拿單,主動為別人擋箭,樂見別人成為大衛?這個時代缺少大衛,那是因為我們少了約拿單。那問題是,你我願不願首先成為別人的約拿單?我們能否學閃和雅弗,甘願為別人來遮羞?不要開新聞發布會,不要嗤笑神眼中的義人,而是要倒退著身子進去,拿衣裳為赤身的老爸掩蓋。我們能否學保羅的同工團隊,笑在一起,也能夠哭在一起?笑在一起很容易,哭在一起就不容易了;然而今天的教會,常常是一個在哭,另一個卻在笑。教會的轉型面對的是文化,文化是生活方式,是一道沉重又厚實的牆,如果教會屬靈的生態環境不改變,任何的轉型都是不可能的,你我第一時間就會踢到鐵板!我想說,一個女人能夠生養孩子,是因為她正處在生育期。那問題是,能不能讓我們都從老年期、更年期,重返青春期、生育期呢?
我看好「問責」,這就是最實在的轉型,已經好幾年了。它和風細雨,從領袖做起,從自己做起,從當下做起;它改變的就是文化,改變的就是土壤!

(作者為印城華人教會主領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