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挖的「水井」被人搶了!

以撒從那裡起行,挖了另一口井;他們不再為這井爭論了,他就給這口井起名叫寬廣,說:「現在耶和華給了我們寬廣的地方,我們會在這片土地上繁衍起來。」(創二十六22,《環球聖經譯本》)

破崙曾說:「我是為工作而生和被造。I was born and made for work.」這句話導出了多少現代人的現况和心聲。工作成了許多人的命根子,更成為生活壓力的首因。因此,在職場上,最醜陋的黑暗面莫過於其中的爭權奪利。

我曾在公司開始一個新技術研發計畫,只是這個計畫有超過十年之久都未獲得高層重視。每年我都要費盡心思,在高層面前捍衛明年研發的計畫和預算,也要在基層的研究員面前給予鼓勵和提高士氣。幾年前,因著外在因素改變,這個項目突然變得吃香和備受高層關注。正當我為著十年多的努力所帶來的成果感到高興時,一位一直反對這個計畫的同事,透過他與高層的緊密關係,竟然把我親手建造的這個研發項目搶為己有,導致我的情緒陷在憤怒和沮喪的低谷。

以撒因著挖到水井,引起了非利士人的嫉妒,導致第一次和第二次挖得的水井都被搶去。以撒把這兩口被搶奪的水井起名為「相爭」和「敵對」(創二十六19-21),表達了那時「職場」競爭所帶來的衝突。在這兩次水井的衝突中,性格溫和的以撒選擇了放棄自己應有的權利,退讓和搬遷到另一個地方。其實,水井的衝突也曾發生在以撒的父親亞伯拉罕身上,亞伯拉罕起初採取退讓,但最終他「指責」了非利士人霸佔水井的不是(創二十一25-26)。雖然亞伯拉罕採取了較強勢的回應,但他去世後,所挖的多個水井結果還是被非利士人塞住了(創二十六18)。

以撒離開了第二口水井,之後又挖到了一口水井。非利士人不再爭奪這第三口水井,以撒就給它起名叫「寬廣」,以撒相信神給了他這塊寬廣的地方,他的後代會在這片土地上繁衍起來(創二十六22),因為這正是神先前向以撒顯現時,與他立約應許的一部分(創二十六3-4)。後來,以撒再遷往別是巴,神再次向他顯現,堅定祂與他父親亞伯拉罕所立的約;以撒以築壇敬拜作為對神的回應(創二十六24-25)。此時,先前搶奪水井的非利士首領,主動來找以撒,要求與他簽立條約。因為他們看到神與以撒同在,明白以撒不是懦弱無能的人,而是剛強堅信神的人(創二十六26-31)。就在他們立和平之約的那天,以撒的僕人挖到第四口水井,以撒給它起名叫「示巴」,意思是「立誓」,不單記念他與非利士首領所立的約,更記念守約施慈愛的神再次向他顯現,並堅定與他父親所立的永約。

面對職場的爭競,自己所挖的「水井」被人搶了,應如何回應?從以撒的故事看到,在職場爭競的衝突裡,我們可以有不同的回應方法,但最重要的是我們與神的關係。在衝突中,要信靠神,與神同行和榮耀神;讓「敵人」在我們身上看到神的同在,和光明的一面。 當我認為公司同事搶走了我所挖的「水井」後,神讓我經歷了自省和更新:1. 知識層面:在衝突的逆境中,我仍要堅信神的信實和慈愛;2. 態度層面:透過禱告,神改變了我心中的驕傲和自我中心的態度,讓我明白這個研發項目不是我的,而是公司的;3. 行動層面:靠著神的愛和恩典,我饒恕和接納這位同事,選擇不反擊和甘心退讓,並盡力支援他在這個研發項目中的需要。感謝神!藉著這次職場衝突,讓我的生命繼續被神塑造和煉淨。求主幫助我認識到,真正有永恆價值的工作,乃是在地上完成神所託付我的工作,來榮耀神(參約十七4)。

Leave us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