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衝突在兩代間



父母與成年子女之間,常有剪不斷理還亂的愛恨情結。孩子生命中流著父母的血液,個性中有父母的影子。既相似又不同,既相連又獨立。父母傾巢而出、掏心掏肺的愛,既豐富又殘缺,既滋潤又傷害。孩子長大後,對父母既愛又恨,想親近又怕受傷。

 

「真不明白,我那從小聽話乖巧的女兒,長大後竟如斷了線的風箏,不聯絡不接觸,也不讓我們知道她的住處,只留下一句『我很好,不用來找我。』的話。」一個母親如此哭訴著。

另一個母親說:「自從兒子結婚後,關係跟我們疏遠得很。平常不聯絡,也不邀我們去他家,只有過節時一起吃頓飯,僅此而已。唉!真不知道怎麼回事!」臉上盡是困惑與無奈。

遠在天涯、老見不到面的兒女讓父母心痛掛念,近在眼前的兒女更讓父母擔心憂慮。一個父親就直接詢問:「怎樣可以讓我那30歲的兒子搬出去住?大學畢業後要找工作,暫時搬回家住,沒想到一搬回來,就好幾年,簡直吃定我了,工作不好好找,成天不是打電玩看電視,就是跟朋友混在一起。一個工作做不到三個月,把家裡當旅館不打緊,房間亂的走不進去。還不能說,一說就翻臉。我真想讓他搬出去,讓我眼不見為淨。」

 

對子女而言,難道他們真如此不知飲水思源、不懂反哺報恩嗎?原來在成長過程中,也是一路走來傷痕累累,反覆聽著「想當年如何為你犧牲受苦」、「一切都為了你」的悲情,動則背下「不知感恩」的沉重壓力。唯一的辦法就是逃離。

珍描述她小時候,媽媽總是說:「女孩子坐有坐相,站有站相。要站直一點,下巴往內收。不要傻笑。走路不要外八。」稍長一些,母親總覺得她的課業表現不夠優秀,讓她沒面子。「妳有我的遺傳,怎麼可能書唸不好?」無論如何努力,她覺得自己無法到達母親的期望,也得不到母親的愛。母親好像一面鏡子,總是照出她的醜陋與不足。與母親之間,由衝突演變為距離。但她對母親的渴慕仍然在心底微弱地呼喊。

天明回憶,他小時家境清苦,父母為求生存以致忽略了他。雖然他很早就學會獨立,但內心一直有個小男孩,渴望著父母的愛、渴望著被呵護照顧。這個渴望,不會因他長大而消失,反而更加變相的飢渴。他說:「長大後我更加明白:貧窮與物質的匱乏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愛與關係的匱乏。」

而玲玲因為單親母親忙於工作,造成她愛的奶水嚴重不足,對母親用金錢將她堆砌起的傲人學歷更是忿恨,她說:「以前我以為只要認真讀書,拿亮眼的成績,就可以得到母親的愛。但當我進了名校,拿到文憑,她的要求更多。我的工作不夠好,年薪不夠高,她就說在我身上的投資都白費了。我這才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不過是她拿來炫耀的工具,是她投資的一個『項目』而已。」在憤怒的背後,卻藏著玲玲對母愛的強烈渴望。

 

父母的犧牲、對孩子的愛,換來的回報竟是兒女的控訴或冷漠,夾雜著孩子成長過程中不成熟所產生的衝突,真是心如刀割。每一親密關係中近距離的短兵相接,都是一場肉搏戰,隨便一劃,就是一個傷口,痛徹心扉,留下一輩子的疤痕。

 

必經之路──和好與修復

 

這樣的愛與衝突在父母與成年子女間彼此傷害著,也煎熬著。疏離與冷漠可以保護內心不再受傷,但無法消除內心彼此對愛的渴望。唯一的出路,就是關係的和好與修復。

發現許多父母與成年子女間有很好關係的,通常都走過關係和好與修復的旅程。

首先,父母親得承認自己的不完全。我們的愛,有時是令兒女窒息的束縛,有時是帶著掌控的枷鎖,有時是裹著虛榮的糖衣。我們的話語,時而直接卻帶著暴力,時而冷漠成為冷暴力。我們必須承認,我們經常沒有給他們應有的尊重與信任。我們把兒女當成自己的延伸,甚至要他們來完成我們未竟之夢。忘了他們也是獨立的個體,有自己的喜怒哀樂,有屬於他們的天空。

我們的確在不知不覺中傷害了他們,也得罪了神。因為我們將神託管的產業佔為己有。我們的生命沒有彰顯神的形象,讓孩子從我們身上看到耶穌,他們也因此感受不到信仰的真實。我們需要在神面前懺悔,也要請求兒女們饒恕。

但在華人文化裡,很少看到父母向子女道歉。大部分都是成年子女於某個時間點,覺悟到父母也是不完美的。在他們成長的背景裡,也有心裡的破碎殘缺。孩子過去幼小心靈裡的那個理想父母根本不存在,它不過是個朦朧的影子。一直到現在長大成人,也看清楚了,願意主動放掉內心的失望與指責,接納父母的不完全。讓怨恨苦毒在饒恕的眼淚裡洗盡,讓愛與憐憫在脆弱的心靈裡長出新芽。

上帝的兒女們特別能體會這個新生了。看過許多成年子女的見證,在原生家庭的創傷中成長,在耶穌基督裡重生,經歷了十字架的愛與救贖,走過饒恕的恩典,而回去與傷害他的父母和好,讓兩代關係有新的開始。

如果身為長輩的父母,願意彎下腰、低下頭,向已成年的子女道歉,承認自己過去的錯誤與不完全,並請求子女的寬恕與接納。他們不知道的是,這謙卑及道歉,為成年子女心裡那個受傷的小孩帶來極大的醫治,讓他們的關係迅速恢復,帶來新生與改變。

 

佳美是個高貴優雅的母親,在她的內心,兒子是她一生心血的成果。兒子有令人羨慕的高薪工作,溫文儒雅的個性。在他與女友交往期間,佳美不經意對兒子的女友(後來的媳婦)有一不甚滿意的評論,造成了兒子成家後兩代關係的斷裂。兒子媳婦不跟她講話與來往,讓佳美極其痛苦。當時我們正好有一個「在衝突中說抱歉」的講座,便邀請她來,鼓勵她跟兒子媳婦道歉。一句真誠的道歉,化解了佳美與兒子媳婦多年的傷痛與破裂的關係。讓我想起來幾年前聽過的一句話:「只有生命才能進入另一個人的生命。」

一個願意破碎的生命,竟成了斷裂關係最好的粘合劑。

 

在衝突中,領受福音、活出愛

 

透過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福音,上帝向我們示範了如何化解父母與成年子女間的衝突。

是高高在上的祂,先向我們伸出和平之手,開啟了關係重建之門。讓我們也願意先彎腰低頭,伸出和平之手。

是充滿憐憫的祂,了解我們內心深處對愛的飢渴,引領我們先來到祂面前,汲取那完全永不改變的愛。讓我們有足夠的愛,來愛不完全的父母或子女。

是受過鞭傷的祂,了解受傷的痛楚,在傷口之處,長出恩典的花朵。讓我們領受了恩典,才能向傷害我們的人給予恩典。

原來在關係斷裂之處,是福音,開啟了和好之門;在傷害之處,是福音,撫平了傷口之痛;在生命黑暗之處,是福音,點燃希望之光;在愛的乾旱之地,是福音,湧出永不止息的愛。

在衝突中唯一的出路是──領受福音,活出愛。

Blog Attachment

Related Blog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