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心結,傳承父母的事業



離家,數十年了。

高中畢業後的最大志願就是離家越遠越好。所以,求學就業都輾轉在外州度過。過去十多年,我也結婚生子,建立起自己的家庭。每年回家過節兩週的頻率正好;幾個小時的車程也恰到好處。適當的距離,總是給人多些耐性和禮貌;適當的距離,也幫助我不需要去面對原生家庭多年來所留下的親子與手足問題。偏偏……

就在三年多前,當我獨自與父親在餐桌上等待食物之時,他突然說:「你應該回來接生意。」一切來的太唐突,我不知如何回答。

「那……那他們兩個那邊怎麼辦?」我指的是弟弟、妹妹的想法。

「說清楚了就好!」話雖是這麼說,我知道事情並不會如此簡單。但這話題也隨之草草了之。

那次,開車回家的路上,我趁孩子睡覺,跟先生談起父親的要求。先生理智地分析這提議的優缺點。這麼多年沒有跟父母住在同一個城市,要重新住在附近,會不會重蹈覆轍,回到過去不健康的相處模式,而再度受傷呢?我們兄弟姊妹之間還未解的情結該怎麼處理呢?這些情節會不會為難父母?又會如何影響我們與父母的關係呢?再者,先生在我們所住城市已有多年穩定的工作。我們在教會也有多樣的服事。孩子更是在這裡出生、成長,朋友也都在這裡。我們在感情上、經濟上真的能放棄這一切嗎?幾個小時的回憶與展望,結論是無解。我默默下定決心,不勉強先生做無謂的犧牲,暫且將這念頭擱置一旁吧!

這個選擇太難了

六個月的時間,在每日的繁忙中匆匆過去。

且不知,這時,神也在改變我們的環境。因著教會教導方向的調整,我們有機會暫時擱下一部分的服事。原有的許多小組團契活動都暫停了,給予我們久違的家庭時間。

第二次跟先生的談話也僅在技術性的層面;先生提到接管生意的細節──如何買進公司?如何給父母合理的經濟回報?如何使這交易合理又不為難父母及和弟弟妹妹的關係?其實,一直以來,我們都沒有機會真正問過我父母對這些方面有何想法。我也不敢問,因為心中總有隱憂:擔心弟弟妹妹會來攪局;擔心爸媽無法承擔弟妹施加的壓力,最後會犧牲、辜負對我的承諾。多年來親子與手足之間有太多的傷害,太多的不信任,和太多的不安全感。現在一一浮上心頭,揮之不去。

我跟神說:「這個選擇太難了,我不想面對!這些年,我躲得遠遠的,大家相安無事,不是很好嗎?」在安靜中,我深知父母不再年輕了。我需要踏出信心的第一步,主動與他們坦誠對話。

拿起電話時,我仍無法克制心中無名的恐懼與激動,不知道如何跨出過去的傷害與未解的情結,更不知如何信任父母會為我家庭的未來著想,維護鞏固所託付我們的一切。談話中,父母提出對公司傳承細節的想法,也承諾助我站穩腳步。當時,我耳朵是聽見了,心卻無動於衷,因為我的理智還停留在過去的傷害懷疑之中。

 

心的問題

幾月後,我偶然得知,有位求學期間認識的朋友因久病在身,加上腎臟二次衰竭,毅然選擇不再洗腎,接受僅剩7-10天的生命。她的消息給我極大的衝擊。我急忙聯絡,想要謝謝她從前對我的好,深怕她不知道我對她的感激。多日,我為她失聲落淚,思想著她的抉擇與勇氣。感謝神讓我今生有幸認識她。她的生命力與勇敢激勵我,讓我重新檢視生活的優先次序,家庭事業的傳承與父母將來的日子。突然間,我意識到,我的恐懼與優柔寡斷是一個「心」的問題,我需要調整我的眼目。

在神面前,我重新思想我的位份。我是創造宇宙萬物之耶和華的孩子,我的盼望在於神,不在於我父母。因著耶穌為我所做的一切,我有信心的榜樣。我可以在信心裡選擇重新信任我父母,在信心裡學習包容我們的差異。有了神的光照,我竟然能坦然放下所有的擔憂和害怕,來面對這個抉擇。我知道,這時才是我真正與先生談話的開始。

經過幾個月的討論,我們決定姑且一試。即便面對許許多多的未知,我們還是選擇相信神,祂必引領我們前面的道路。

剛好,女兒正值小學快畢業。若等她上了初中,要搬家恐怕就更難了。所以,我們找了時間「推銷」搬家的消息給孩子。怎知,女兒負面反應激烈,痛哭流涕,蹬腳甩門!她不想離開她的好朋友。好不容易這兩年,她在學校裡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她不願意離開。看到女兒的難過,我們心急,也心疼不已,深深體會這個抉擇的代價是高的。我們多次勸慰安撫,女兒都不領情,甚至留了秘密信息在先生的電話裡:「我永遠也不會喜歡那裡!」等了好一陣子,女兒的情緒才穩定一些。我提議,在還沒搬家之前,讓她和好朋友有更多出去一起玩的時間。她想了想,最終答應不再反抗搬家的決定。

 

感謝神一步步帶領

從父親的簡單提示到真正搬家,實際經歷了兩年半,不斷考慮、掙扎與反覆討論交談。

感謝神!在這段時間,我們有很多衝突的可能,卻沒有實質的衝突發生。幾次與父母交談中,儘管我們可以把自己的情緒鎖定在過去的傷害痛苦,來討取公道,造成僵局。感謝神給了我們饒恕的恩典!跟先生多次討論中,儘管我們也可以把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避免犧牲。感謝神給了我們屬天的眼光!面對女兒的不領情時,儘管我們可以強制要求她順服。感謝神給了我們耐心的等待!

六個月前,我們終於搬家了! 每個人都有許多需要調適的地方。我與父母之間的距離,一下子拉近了。發現我們的生活、工作習慣大有不同,對孩子的教養概念也差距懸殊。有些時候,爸媽說的話難免觸動到我的敏感神經。從前我第一反應多是以冷戰為勝,比較容易先封鎖自己的情感,等他人道歉。但最近,我發現爸媽改變了。他們更願意跟我溝通,我也慢慢嘗試不再因為害怕受傷而關閉情緒。感謝神給了我多一點點的勇敢。其實,新的生活還有好多挑戰等著我們。但因著神,我們知道,雖然這個事業傳承的代價很高,但神的祝福卻是更大!

Blog Attachment

Related Blog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