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的安眠藥

愛與衝突通訊-底圖-No2-08-4

婆婆數十年來一直嚴重失眠,有輕微的躁鬱症,睡覺完全仰賴安眠藥,沒有安眠藥就不能睡,而且會神經緊張、脾氣暴躁。

上個月,突然醫生不願再開藥給她,這對我們全家來說是很嚴重的事。想到婆婆會抱怨煩躁,我們就很擔心。但又想也許這是一個機會,可藉此減輕婆婆對安眠藥的依賴。

先生平常話就不多,在母親面前也很少表達意見,我擔心這次他又不敢出聲。一天,在開車去加油的路上,我就想教他可以跟媽媽說什麼勸話,說著說著車子就開到了加油站,我說:「你先不要下車,先講一遍給我聽嘛!」他說:「不要!」就下車,砰的一聲把車門重重關上,留下我一人坐在車內。

我愣住了,覺得他的反應很粗魯又沒禮貌,巨大的關門聲,好像一盆冷水澆在我頭上,我的心都凍結了。等他加完油上車,表面上我不發一言,以「沉默」回應,心中卻是澎湃洶湧的火氣。

回到家,一上樓,我將自己的情緒傾洩在神面前,我告訴耶穌,我很生氣,我覺得不被尊重……。沒想到聖靈卻光照我:是我對先生不夠體諒和尊重,他被母親不安的情緒已經弄的很煩,他需要的是安靜和妻子的體諒,而不是一位嚴格說教的老師。神的提醒讓我很慚愧,想到耶穌總是溫柔謙卑的服事人,而我卻只顧著解決事情,完全沒有顧慮到他內心的需要,才會弄得兩人都被「刺」傷到,這種傷只有貼「愛的撒隆巴斯」才有效。

如果時間能重來

        如果時間能重來,我想我應該體恤先生的不容易,有時無言的陪伴也是一種服事,我應該信任他,建立他的自信心。相信他的話對母親是有影響力的,就是給他的肯定和鼓勵。

如果時間能重來,我會告訴他:「事情沒那麼嚴重,我相信你會處理的很好!」

如果時間能重來,我會多禱告求神緩和婆婆的情緒和醫治她的失眠。

面對未來的美好時光,忍不住對自己說:「我很重要!」姐妹的角色實在很重要,我們的情緒左右了家中的「喜樂與哀愁」。我們在家中扮演光與鹽的角色,所以要常常提醒自己除去心中黑暗的思想,調出的光才會是柔和的,使人眼目明亮,心曠神怡;而非強光刺人,對方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接招。話語中若有適量的鹽作調合,出口的話才有生命,能使人耳下舒暢!

重要的是,讓先生感受到我的愛心,而不是我的出手(粗手)。我感恩這次的衝突事件,很快的停止,沒有留下後遺症。相信,每次的「家庭作業」,都不是徒然的,結果都是「負負得正」分!耶!

Blog Attachmen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